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某人的的心碎现场

 @萧夙离 的点文

轰焦冻主场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挠头)ooc严重



你踩着轻盈的步伐急匆匆的向轰焦冻的英雄事务所赶去。


嘛,真是的,轰忘记带你亲手给他做的便当了呢······你不禁开始想象他见到你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大概是,只对你才有的,十分温柔的笑吧?


想到此,你的心脏开始鼓动,小小的雀跃在其中翻腾。你一向温和如春水的脸上,出现了幸福满溢的笑容。


步伐随着主人心绪越发轻快。


你的视网膜中突然映入他的影子,你扬起笑意想追上去唤他名字,却看见了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即将冲破喉咙的声音被你生生掐断在口中。你张了张嘴,才发现口腔干涩无法发声。狠狠咽了一口唾液,口腔里丝丝腥甜的味道蔓延开来。你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的手默默缩了回来。


你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


你的个性是“超视力”,在一定的距离里,你可以清晰的看见他们,事无巨细,却又不会导致距离过近让他们会发现你。


啊。你第一次痛恨你的个性。


他转过头,温和的亲吻那个女孩的唇角。


你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就是这么远远地看着,也不移开视线。


有一部中国幻想热血文学作品说:“人有时就是会忍不住去听那些诛心的话,大概是,脑子抽了吧·····”


看那本书时你尚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叫陈雯雯的女孩为什么会那么伤心。现在,你大概明白了。


心脏抽搐着缩紧,反胃感从腹部一直涌到喉咙。泪腺不受控制的涌出眼泪。很委屈,很想哭。很想冲到他面前质问“我究竟是你的谁?你······爱过我吗?”


你努力压制住在眼眶中打转的晶莹透明。


他突然抬头,锐利的视线缓缓扫视四周。你明白,他发现有人盯着他了。具有穿透力的目光将你的心也扎成了筛子。你以为他会和你结婚生子,你以为他会和你白头偕老。


只是,很可惜。一直都是,“你以为”。


在他细心规划的未来中没有你。


也对。你自嘲的笑了笑,你是谁啊。他轰焦冻值得更好的。


你转过身,回到家中。


你并不准备给轰焦冻解释,只是拿好了自己一开始随他搬进来时用的东西便离开了。


这里原本被你视为家。


可是你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恶心。


空气中翻腾着令人作呕的气味,你经常打扫的地面被你坏心的踩得脏乱。


你本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女孩,说不上多好也不是多坏,却因为他而变成了现在这宜室宜家的样子。


见坏事干完了,你拉起行李箱满意的离开。


在走出房门时,你将钥匙毫不留情的扔了下去,就扔在家门口,像是宣告“我走了,别来烦我。”


轰焦冻回来后便发现被丢弃在门口的钥匙。想不发现都难,就在那里明晃晃的摆着。一打开门,就看见变的像泥巴猴一样脏兮兮的家里。


看起来你走了。


他有些迷惘的看着天花板,手机传来的叮咚声让他心烦意乱。


他看了一眼手机,皱了皱眉。都是那个女孩子发来的。他委婉的向那个女孩表示了自己现在没时间,那个女孩却继续追问。他实在无法耐着性子回答她的话了,干脆将自己的手机关机。


你究竟去哪了?


他问自己。


难道······被你发现了?一颗小小的石子击入海水,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暴风雨的云层越来越厚,直将他整个都包裹住。






五年后   东京



说实话,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轰焦冻。


你眯了眯眼,并不惧怕。你今天是作为绿谷夫人来到此处,并非代表你一人。


“妈妈······为什么那个叔叔老盯着你看?他是不是要和我抢妈妈?”你弯腰,面前女儿睁着水润晶莹的眼眸看着你,端的一派天真无邪。


“不会。”你爱怜的将孩子抱起,温声软语轻哄,“他怎么敢呢。我们乃衣可是小公主呢。怎么会有人和公主抢东西呢?”


“乃衣。”绿谷发现你抱着乃衣,三言两语打发掉围在他身边的人后,快步走到你身边,看着你怀中小孩儿道,“爸爸抱抱?妈妈身体不好,快下来吧。”


乃衣瘪着嘴不情不愿的爬到绿谷怀里。


“噗。”你看着父女俩,不住掩唇,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心情愉悦,将遇见轰焦冻后产生的不愉快全都抛诸脑后,全心沉浸在一家三口中。


另一边,另一人无声无息的绝望。


轰焦冻自知已没有什么脸面去见你。只是远远的看你一眼他便满足了。


只是不知,你已嫁人生子。


突如其来的遇见,突如其来的现实。一切都让这位先生措手不及。


曾经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再痛。现在看来,不然啊。


胸口像有千斤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找了个借口便匆匆逃离,背影狼狈不堪,惶惶如丧家之犬。


真可笑。你眯起眼。




······啊。终于码完了······

评论 ( 8 )
热度 ( 112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