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相对性替代品

实在不知道石毅他娘叫啥……就叫雨六娘呗。反正漫画是叫六娘。




石毅母亲决定带着石毅前去祝贺石子陵夫妇,顺便看看那名重瞳者是否有和石毅竞争的资格。




竞争的资格?赤发赤衣的男子端起茶杯,刮了刮茶盖,啜饮一口。良久,玩味的勾起唇,缓缓咀嚼这五个字。究竟是谁有那个资格,还有待商讨。

“我不明白,为何主上会在醒来后选择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斩掉记忆涅槃重生甚至把自己塞进女人肚子,而不是来找我们。”男子蹲在云上嗑瓜子,丝毫不介意自己身上青色的道袍会被瓜子皮弄脏。

“王上的作为必有道理。”赤衣男子也是习惯了对方, 将茶杯放下,略有嫌弃,“这茶。”

另一人怒拍自己面前的玉桌,形象全无:“我的茶怎么了?!我还舍不得给你呢!”



尊眯着眼躺在软绵绵的床上,面对着木质的天花板,时不时打个哈欠,显得懒懒散散。

没有手机的日子真难熬啊……尊扯了被子,把自己整个儿包住裹成个粽子。

天天躺着睡觉,思维都僵化了。

蹭了蹭枕头,尊将头也缩进绣着小花的被子。反正也没什么事,继续睡。 睡死才好。




“哎呀,十一弟妹你这是说什么,应当的。”即使是客套话,配上雨六娘这语气也说的十分感人。

妩媚的女声。嗯。御姐音。

尊依旧懒散,想必又是什么前来道喜的人吧。

“那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儿?”秦怡宁的声音自那个女声后响起。

啊——不是吧,妈你不要这样啊……很吵很麻烦好不好……尊一改刚才四仰八叉的睡姿,蜷成一团,整个人都写满了不情愿。配上新生儿清亮的瞳眸,无端多了些孩子气。

最后石毅他们还是半推半就的一边客套一边准备进屋。

尊:啊麻烦死了……´_>`

“吱呀”一声,厚重的门被推开。一个年轻妇人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走了进来。秦怡宁紧随其后,也跟了进来。一手抱着石昊,转过身十分细心的将门关的严严实实。

没有了墙壁的阻隔,原本只是隐隐约约透出的声音顿时扩大了几倍。尊原本迷迷糊糊的想着事情,一下子就被这该死的声音拉回现实。

尊:……(ー_ー)

石毅一进门就盯着尊的方向看,眼都不眨让人想不注意都难。他妈叮嘱过他,一定要好好看看这个妹妹。

秦怡宁心下了然(她自己认为get到了石毅的中心思想),笑到:“毅儿是想抱抱妹妹吗?”

“能抱一下自然是最好的了。”石毅母亲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晶莹的贝齿。

石毅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秦怡宁就将尊从软乎乎的床上抱起来放进他怀里。

尊和石毅大眼瞪小眼。

石毅虽然年幼,但却很稳重,共有四瞳,神光流转,隐约间竟有一种威严,与其年龄很不相符。就像一个刚出锅的汤圆,玉雪可爱。板着脸,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反差萌很强烈。

尊:……好可爱www等等……这么互相看着有点尴尬啊……石毅你对我笑一下不行吗……你对我笑一下我就对你笑……还是你要我先笑啊(||๐_๐)

石毅:……

石毅其实只是想看看这个妹妹,没想到秦怡宁居然这么直接的就给他了。好轻易。秦怡宁该长点心。

尊:我妈把我随便给别人抱不是一天两天了,习惯惹习惯惹┐(´-`)┌。

秦怡宁和雨六娘商业互吹。一个:“哎呀你们家真好……”,另一个:“你们家孩子资质也不错啊……”

尊默默转头,不在关注她们俩。她将自己的关注重心转移到石毅身上。

试探着伸出手在石毅眼前挥了挥,见石毅被她吸引了视线又飞快的把手缩了回去,讨好的笑了笑。

石毅默默转头。

尊一脸挫败,她试图对对方伸出橄榄枝却被无声的拒绝……悲伤的忽略了石毅耳边可疑的红晕。

唔。这个妹妹好像还蛮好玩的。石毅想着,好心情的翘起嘴角。

石毅母亲看着这一幕,有些惊讶的掩住唇,过了一会儿后压低声音对秦怡宁道:“毅儿可从来没笑的这么开心过呢。”

“啊?”秦怡宁轻拍石昊背部,也压低声音和雨六娘窃窃私语,“毅儿那么早熟?”语气难掩惊讶。

“嗯,”雨六娘道:“毅儿一直很成熟。我从来没见他笑的这么开心过。”父母总是认为自己儿女是最好的。纵然是修士也逃不开这个怪圈。雨六娘面上忍不住带上了一些自豪之意。

“要不……”雨六娘试探性开口,“让他们俩订个婚可好?”和尊定了亲,还愁尊会对石毅产生威胁?

尊自怜自艾,时不时瞅一眼石毅。石毅的重瞳一直注视她。尊磨了磨牙,哦不对,她现在还没长出牙来,磨了磨牙龈。尊脑壳有点疼,石毅是,有病还是有病还是有病???

“哎呀……这……”秦怡宁明显有些犹豫,石毅是重瞳,未来一定能君临整个荒域。但是尊也是重瞳,重瞳和重瞳……更别说他们二人是兄妹,虽然这里并不看重伦理纲常,好歹也要顾及一下。更何况,这样就相当于和以石毅和石子腾为代表的那一系结盟。再说尊还太小,不知道究竟答不答应。

心下思量后,秦怡宁对着雨六娘抱歉的笑了笑:“抱歉,这得和子陵商量一下。”

“好。”雨六娘点头道,“今日之事是我唐突了,但是……放眼整个石国,乃至荒域,都没有毅儿这种资质。能配得上尊儿的也只有毅儿,希望你们能给个面子。”

“嗯。一定。”秦怡宁微笑点头,心中暗恨:这不就是威胁么?算了,等子陵回来商量商量吧。

“好,那我先走了。日后再来。”雨六娘站起来,对秦怡宁笑着道,“毅儿,走了。”

石毅抱着尊的手紧了紧。

尊:……哥哥……哥哥你松手!松手!抱的太紧了!喘不过气来了ヽ( ̄д ̄;)ノ

“毅儿随时可以来找妹妹,明天再来好吗?”秦怡宁蹲下,轻轻摸了摸石毅的头。

石毅放开,微微点头。

秦怡宁见状心中满意,对石毅印象更好了些。

石毅内心:看起来对我的印象很好。

尊:?哥哥走了?慢走不送!有空再来啊ヽ(°∀°)ノ

路面极为宽敞,可供两辆马车同行。

石毅撩开战车的帘子,看着路边略过的奇花异卉。

车轴转动,车轮碾过落下残花,留下满地神伤。

“毅儿,你似乎很喜欢尊儿?你觉得她如何?”走出一段距离后,雨六娘试探着开口。

“嗯。”石毅点点头,面上依旧不显半分颜色,“她很有意思。”

模棱两可的回答。

“是吗……”雨六娘沉吟,道,“那你想娶尊儿吗?”

石毅一惊,转而归于平静:“我们都太小了,娘。”

“毅儿,和尊儿成婚,有很大的利益可取。”雨六娘道,“娘也是为了你的未来着想。”

石毅沉默,半晌道:“还是再接触一下看看吧。娘。”

“嗯。好。”雨六娘怜惜的摸了摸自家儿子的头,心道自家儿子真是越来越乖了。

“毅儿,想吃娘做的桃花糕吗?”雨六娘实在是疼她家儿子。

“嗯……会不会太累了?”石毅很爱他母亲。

“不会。”雨六娘含笑,语气越发柔和。对于修士来讲,怎么会做个桃花糕就累到。

“那娘做我就吃。”石毅虽是个孩子,但早就十分早慧,“娘放心,我会好好修行的。”

“娘怎么会不放心。”雨六娘展开羽扇,轻掩唇角。露出的半张脸稍施脂粉,惹人惊艳。

石毅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帘子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决定还是不将他看不穿尊的事说出去。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的主上,您可要好好提防这些人……”男子略有思索,“您以前的旧部只剩下我和他了……就连那位也在荒域,只不过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虽然不知为何那位会在这里,但是我会保护您。您放心,待到必要时,我会出现在您的面前,教导您一切,告诉您一切。在此之前,我会一直看着您。”

“嗤,”赤发男子吖了一口茶,“你这样真像个变态。”

“我变态也是为主上尽忠~”另一人嘚瑟,转而苦恼,“都什么年代了我们还玩玩默默守护的戏码,要不直接上去抢人吧?”

“……”赤发男子喝茶的动做一顿,觉得自己有必要要提醒一下同僚,“你这样万一被王上认为是坏人怎么办?”

“……”那人仰天长啸,“主上您为什么要斩掉记忆……为什么……!”

“闭嘴小点声。”

“……哦。”





尊睁开眼,眸中含着类似刀剑反射出的清光。

真当她不知道石毅他娘的意图啊?虽然石毅是挺好,但是要她和第一次见面的人结成道侣甚至共度一生就很过分了吧。

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啊喂!这包办婚姻是什么鬼!

算惹算惹,尊自顾自的想着,大不了到时候逃婚好了。

以为这是封建社会的尊并不知道自己可以拒绝。






评论
热度 ( 5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