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新旧交替

cp柳神×原创女主尊

ooc

我他妈真是丧心病狂,居然对柳神下手

双祭灵设定

架空战争

柳神旧祖祭灵,尊新祖祭灵

柳神私设男性

@无殇 的点文

以下正文↓




新旧交替,永不停歇。

旧的时代泯灭在战火纷飞中,新神的时代开启。



柳神站在虚空中,纵使身上血迹斑斑,也影响不了他的气质,永远都是如此出尘。

新的祖祭灵太强了。

强过历代的祖祭灵。

这样的一个人,不,神。

她的时代会永久留存下去吧?

纵使是在所有祭灵的时代,她也是足以载入史册的。





柳神看着面前甚至都不屑于遮住自己真容的少女,闭上了双眼。

他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以去死了。

旧的祭灵会被新的祭灵杀死。

新的祭灵会获得旧祭灵的力量。




历代皆如此,就连他,也是踏着前任祖祭灵的尸骨成为至高者的。

冰冷的刀刃抵住脖颈,他静静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说来也怪,明明就要死了,他却依旧如此平静,保存着旧神的尊严。

大抵是活得太久了罢。他对生死早已没有什么感触。

“嗤。”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等到了一声冰凉凉的嗤笑。

女孩收起古朴典雅的剑,绕有兴致的打量着他。

“我对你的力量没有任何兴趣。只不过是想征服世界玩玩罢了。”她的语调颇为散漫,仿佛在说今天吃什么一样普通。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被白雾遮住的眸含满清光。

“话说,你为什么要遮着脸?”她挑眉看着他,语调矜傲,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富家小姐。

“没什么。”他摇摇头,“只不过身为神,不能随便让人看见真容罢了。”

“我想看。”她提出了个无礼的要求。

果然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吧。他想着。但依旧是满足了她。

白雾丝缕消弭,露出他的真容。

一袭白衣,风华绝世,容颜无双。

她看着他,道:“喂,当我媳妇怎么样?”

柳神:……????!

柳神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我是男子。”

尊歪了歪头:“哎?没关系啊。还是能当我媳妇。”

柳神:……

柳神:“好。”

尊:“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什么?!答应我了?!”

尊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柳神。柳神含笑看着她。

赤色的衣衫覆盖住白皙的肌肤,随着走路动作层层叠叠的漾开。冰凉的丝绸贴在身上十分舒服。

尊自然不会穿凤冠霞帔一类,她换上了一身男子装束。柳神也是这种装扮,只不过多了个红盖头。男装配上红盖头,看起来就和新娘服没什么两样了。

嗯。这么美的人,遮起来自己一人独享才好。尊对于自己想出来的主意十分满意。

对于此,柳神即使有异议也不会被采纳。尊早就说过了,是他嫁她。

尊对柳神伸出手,纤细的指骨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皮肉,简单几笔勾勒出骨节分明。惨白的肌肤仿佛轻轻一按就会出现艳丽的赤色红痕。

柳神升腾起不知名的情绪,很奇怪的感觉,有点忐忑,有点雀跃,又有些羞耻和兴奋。混杂在一起,让他无法平静。

分明……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

他看了那只手半晌,最终还是伸出了手,搭在她的手上。紧紧握住。

意料之外的,对方的手要比他小,很柔软,也没有常年握刀的茧子。

对方向前微微拉扯他,他便明白她的意思,随着她的牵引前行。





被用做婚礼现场的大堂内张灯结彩,酒杯交错间,不时洒出几滴透明的酒水。

主上要娶人啦!值得庆祝!开宴会!喝!

所有人都在猜测自家主上能看上什么样的人,猜测率最高的还是英气逼人的妹子。

尊曾经说过,男人都是一帮娘炮,还不如娶个妹子来的好。



所以,当尊牵了个男人进来,她的属下全部都震惊了。

整个大堂顿时鸦雀无声。

柳神不由得紧张的握紧手,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虽然表面十分平静,但是说不慌是不可能的。

对方安慰性的捏了捏他的手掌。

“怎的?”尊懒懒散散的开口,“继续。”

“主上……不是喜欢女子吗?”反应过来后,大堂中疑问声此起彼伏。

“闭嘴。”尊翻起白眼,“男女皆可。只要合我胃口就行。”

“原来如此!”

原本的震惊过后,宴席热闹依旧。

即使盖着红盖头,柳神也忍不住燥的满面通红,仿佛有无数视线扫在他身上。

身为神,何曾被人这么看过?

带着调侃,尊开口:“怎么?害羞了?”顿了顿道,“没事,他们就这样,习惯就好了。”

柳神羞到要找条缝隙钻进地底,没想到尊竟然那么敏锐,一眼就将他的伪装全部看破。

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尊看着手心纤长的莹白手掌。像一块玉雕成的一般。

对方的手略有些紧张的攥起,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隐隐可见,在重瞳的帮助下,尊甚至看见对方血管中血液的涌动。

很漂亮的手。



“一拜天地——”

“拜什么天地父母。直接对拜就好。”一道懒散的声音截断主事者的声音,尊对于他们很是不满。

神,还需要拜天拜地?父母?早死了。尸首都不知道烂在哪条臭水沟里。

“那随您的意。”主事者有些讨好的说道,“夫妻对拜——!”语调故意拉长,任谁听出他的调侃之意。

“行,今天我高兴,不和你计较!下次再敢这样小心我揍你啊!”尊含笑说道,语气轻松,完全不是在威胁,仅仅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没想到,尊和属下关系还不错。柳神听着他们互相调侃,作此感想。

“送入——洞房——!”不知谁大着胆子拉长嗓音嗷唠一声。

此话一出,满堂大笑。

即使被盖头遮住,柳神的脸依旧通红。巨大的羞耻感几乎要将他笼罩,就连尊也闹了个大红脸,凶巴巴的道:“再笑你们就给我绕着离这里最近的那片宇宙跑五万圈!”

此话一出,顿时无人再敢笑。太狠了点吧!

“哼。”见状,尊从鼻腔中哼出一声,拉着柳神转身就走。


破车一辆,慎点

↑慎点

呜哇我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厚道,居然对柳神下手!所以,轻点喷???要是被屏了麻烦告诉我一声行不???

话说柳神是……做出感情?????

评论 ( 6 )
热度 ( 11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