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凹凸乙女

依旧是段子体
嘉/瑞






雨迹蜿蜒。

透明的雨珠自上而下,击打在地面,地上很快积了一个又一个浅浅的水洼。雨滴接二连三落下,水洼中圆形波纹扩散。

天空铺上一层厚厚的云,连原本纯净的白色云海都染上了灰。

金色太阳躲藏在云的身后,天地介乎于一种近乎光亮又接近灰暗的颜色之间。

嘉德罗斯一直很讨厌这种天气。

潮湿阴冷。空气中水汽饱和,呼吸之间都带着湿意。

没有那种他渴求的温度。

你将五指伸出,接住下落的雨滴。

携带着重力砸在手心,很有分量。甚至将你的手臂打到向下猛地一坠。

手臂像机械一般摆回了原本的角度。

身后传来脚步声,你礼貌性的向旁边让开。

那人径直走过。

你转身走向嘉德罗斯的方向,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他淋着雨,T恤的上半部分全都湿透了。雨滴从发梢滑下,金色的眼中透着些茫然。

你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毕竟,你现在不过苟延残喘在这世间。

他看不到你。

他的爱人,早就成为了坟墓中的一块墓碑,化为一捧一吹就散的灰烬。







格瑞


阳光盛烈,热气蒸腾。

枝叶之间投下一地斑驳光影。

地面被阳光灼烧得滚烫,人群之间往来皆步履匆匆。

空气中满是汗水,汽车尾气,烟味,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等等味道混杂在一起的奇特气味。

这种味道绝不好闻。让人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分子是不停运动的……所以……”


茫然无措的走在路上,阳光照射躯体却只剩刻入骨髓的寒冷。你停下脚步,身边人来人往。

不时有人抱着冷漠的好奇心转头看你,脚步却没有停缓一瞬。

好冷啊。

抱歉啊,格瑞。总嫌弃你冷。现在看来,还是挺暖的嘛。

停歇的脚步再次抬起。

一步。

两步。

该去哪里呢?格瑞你在哪呢?

……想起来了。抱歉。格瑞。我忘了,你已经死了。

裹着丝绸的寿衣躺在黑暗冰冷的墓里。

长眠不起。






……最近几天忽然好想吃冷的啊。对于过于甜的已经有些腻味了。

评论
热度 ( 84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