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相对性替代品

ooc

文笔渣渣

在cp与all向之间犹豫不决

乙女

玛丽苏

私设如山

爱看不看





楔子



残阳若血。

血红色的日无感情的注视着地面的惨象。

整面天空似乎都被血染红,化为嗜血的怪物。

战场中央,只有一个朦胧的人影。

浑身被光环笼罩,黑日在身后缓缓旋转。周身萦绕着一股宏大的祭祀音。身形修长纤细,却透露着帝王的伟岸。

“咳咳…”

人影忽然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苍白的指缝中溢出刺眼的红色。

“……”近乎无色的眸子直愣愣的看着指间鲜血,无言。

“呵…呵……”

半晌,人影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沙哑,听不出男女。

“现在……只剩我一个了么…?都死了……都死了!”

人影终于抬头,面容掩映在散乱的黑发中 。

那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人。

纵使现在伤痕累累,衣衫褴褛,也忍不住让人幻想她最光彩的时候。

足以让世间一切黯然失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人笑了起来,癫狂的像个疯子。笑着笑着,两行混杂着鲜血的浑浊泪水流下,“哈哈…哈……呜………”

“啊——!”不知何时已由笑变成了哭,再到现在仿佛要将声带扯断的、沙哑若杜鹃啼血般痛苦的叫喊。

女人的面孔逐渐扭曲,原本清秀的脸狰狞如恶鬼。

任谁都能感受到她身边凝懈的、巨大的悲伤。几乎要将人压抑至死。

女人缓缓蹲下,双手抱膝,身体微微抽动。

细碎的哭声夹杂着骂声传出:“艹…一帮傻/逼……干什么啊……明明,明明说好的,一定会赢,一定不会有人死……大家都会活到最后……只剩我一个了…!只剩我一个了啊!”逻辑混乱,语言崩塌。最后一句话近乎嘶吼着喊出,沉重到似乎齿间咬着坚硬的金属。

曾经并肩作战的友人的面容仍在眼前,如此清晰。

情晰的让人心疼。

好疼啊。好疼好疼……

狰狞的怪物近乎癫狂的喃喃。

要报仇…报仇!杀了所有人!

女人开始急促的喘息,原本近乎无色的瞳孔从中心开始涌出大片血色,飞快扩散到整个瞳孔,将无色的眸渲染上了罪的血色。

罪。

神说,我有罪。

我甘愿承受这罪恶。

女人抬起头,无声嘶吼。

何为罪?

我就是罪!









女人看着面前的镜子,近乎着魔般将手放了上去。

啊啊…不想接受这个结果……这样不完美的结果……身边没有人陪伴的结果……所有人都死了的残酷结果……我不要啊!

逃避吧,逃避吧,逃避吧……逃进镜子就好了,活在梦里……活在有重要的人陪伴的梦里……



女人的手掌缓缓融入镜子。

她近乎狼狈的扑了进去。

女人缓缓闭上眼。

所谓死亡的命运,就是身处黑暗之中。她终会醒来,竖起战旗,燃起战火,率领千军万马,返回故居。







“你是谁?”

意识深处有人这么问她 。

女人张开嘴,无声回应:“不记得。”

“你明明比谁都清楚。”

那个声音如此对她说。

“……”女人沉默了。

“你是谁?”那个声音继续询问。

“……我不要想起来。”女人如此回答 。

“你明明比谁都清楚。”那个声音如此反驳。

“……”

女人阖眼。

“…我叫……”声音颤抖,女人的脸变得灰白。

“我叫……尊。”说出这句话,仿佛用尽了尊的所有力气。

“当——”

沉厚悠扬的钟声响起 ,自远处的钟塔远远传来。仿佛就在耳边,如斯清晰。

尊猛地睁开眼,眼前是熟悉的房间,门外传来炒菜的声响以及家用汽车的引擎声,鼻尖满是厨房中的油烟味。

她在人世。嘈杂的人世。尊惊魂未定的喘息着,忽然无比庆幸。

只是个梦。

只是个梦而已。



“该醒了。”

“逃避的够久了。”

“别人无法替代你的现实。”





“谁…?”

眼前传来刺眼的光。尊睁开双眼。













新坑,终于填了。

求评论~

评论 ( 2 )
热度 ( 5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