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群宣

《完美语c大家的皮下日常》

(注意是皮下)(有事没事…就别随便加群退群啊!你们不嫌烦我们还嫌呢!在此,对QQ名为猫系萌妹和恒的人,点名批评!搞什么啊?)

(零临视角,石昊中心)

“嘿!你们好!”

摄像机前出现一个颇为英气的少年。啊不,有·胸,妹子。

这个疑似帅哥的妹子兴高采烈的对摄像机挥手,声音大的像打雷。

石毅微微抬头,将目光转移到女孩身上:“小声点。”神色淡淡的,让人看不出任何正面或负面的反馈,语气中却透出不容置喙的威严。

“好吧好吧~”女孩耸了耸肩,笑嘻嘻的转向摄像机:“那么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零临。对,双穿的女主。由于实在找不到尊的人影(其实是我妈太懒了尊的人设还没写好)我爹就把我拉出来充当拍摄咯~”

“那么——”镜头拍摄出女孩堪称灿烂的笑脸,“我们来看看大家皮下日常吧?”

镜头转向石昊

长了一副清秀的少年皮囊的男人趴在桌上上百无聊赖的转笔,一脸还没睡醒的样子,浑身都透出一股猫一样的慵懒意味。就差把“老子世界最强这个世界真无聊我什么时候该去死一死”这几个字给写脸上了。

零临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将镜头对准石昊。

石昊戏谑的挑了挑眉,懒懒转头,看了一眼摄像机。微微阖眼,以暂时休息。

零临站着没动。石昊懒懒打了个哈欠,费力的撑开沉重黏涩的眼皮,带着有点有点半死不活的劲头开了金口:“我是石昊。语c群主。欢迎来此……”说着又有些想睡的趋势,石昊便抬头对零临递了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赶紧走。你妈我中午没睡好觉,别烦。

很快,空间中只剩下少年均匀的呼吸。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中。

零临只好灰溜溜的走了,谁敢吵醒她妈,那就是不要命了。石昊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吵醒了分分钟打的人爹妈都不认识。

镜头转向石毅

石毅左手捧一本《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右手持一支黑色钢笔,正在书上圈圈点点。神色依旧平淡,敛下的眉目不同于平日的冷漠高傲,侧影笼罩在一片暖色调的阳光中,显得柔和了几分。

阳光散在石毅白净的脸上,映的皮肤近乎透明,仿佛一块上好的璞玉。睫毛打下一片恬淡的光影,洒下一片岁月静好。

“噗。”零临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我爹好装逼哎哈哈哈哈……”

一本足足有两块砖头那么大,7、8厘米厚的新华词典破空飞来,准确而凶狠的砸在了零临的头上,滑落在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谁…!”零临转身看向词典飞来的方向,却发现石昊黑着脸,目光好像一把匕首,直直戳在零临身上。

“…啊哈哈……妈……是你啊……”零临可耻的怂了。

她也不想怂的。但是……石昊那种凶狠的类似鲨鱼锋利牙齿的眼神……实在太吓人了好不好!见鬼!她怎么就忘了石昊刚睡着!

“嗯。”石昊翻了个白眼,“这次饶你一命。”

“是是是。”零临转身就跑。

镜头转向学做饭现场

秦昊身穿一件粉红色镶有荷叶边的精致围裙,正在学习怎么做饭。

石昊手把手的教秦昊,石毅则手捧三五靠在门边,一脸的老神在在。

石昊和秦昊之间弥漫着一种很怪异的气氛。

扯了扯身上少女心爆棚的围裙,秦昊一脸别扭的问石昊:“哥,那个……能不能不穿这条围裙…?”感觉真丑……

“不能。”石昊上下打量了一圈,“放心。很好看。哥哥我也穿过。”虽说石毅穿的次数更多。

“真的?”秦昊明显不信。

“真的 。”我弟穿什么都好看←石昊内心

石毅一脸嫌弃:“这么有少女心啊。”语气酸溜溜的。

完了。石昊心说。石大醋坛又翻了。

“啧。”秦昊一脸不爽,“这是谁家的狗,又出来咬人。”

石昊默默腹诽:我家的。

“哦?”石毅微挑眉峰,“这是对堂(哥)兄(夫)说话的态度?”

秦昊黑了脸:“我什么时候承认你是我堂(哥)兄(夫)了?”转而不屑嗤笑,“不过是我哥的一条狗罢了。”

石毅:“我的确是他的一条狗。怎么?你有什么要反驳的么?也不看看某个死兄控,现在都好像没长大一样。”

秦昊:“你……”

石昊非常无耻的当相声看着,时不时嘿嘿笑两声。

零临表示有这样的爹娘也是够了。换人。

镜头转向群内

毅秦两人又撕起来了。

最终被骂进了小窗。

太阴玉兔如红宝石一般的大眼睛中流露出参杂了无语等等复杂感情的的眼神,叹息般的憋出一句:“……真是……”

柳神也跑来凑热闹:“嘶。一家三口。”

“改天更个三石狗血日常好了,肯定精彩。”

完了完了,柳神的坑货本质又暴露了。石昊在心中默默吐槽。所以石昊就去和那两个刚刚撕完的货说了。

石毅:与我何干。(拿着三五一脸高冷)(浑身上下都是鄙视学渣的学神气息)

石昊:…(感觉好像被鄙视了…?)

秦昊:哦。(毫无波动)(稳如老狗)(拿着作业下笔如神)

石昊:………

石昊:更吧更吧艾特石毅一下就好。

柳神:更我的文都快让我闹秃头了。(言下之意,不给日常就不更)

镜头转向潜水组

漆黑的潭水深处,不时浮起几个泡泡。

零临抓了抓头发,一脸头疼:“清漪一直潜水……看不到啊……算了,我们换人……”

如山般的政务堆在石国皇宫中 ,完全淹没了清风的小身板 。

零临几个腾跃便跳了进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石清风 。

清风手持一根钢笔,奋笔疾书。

见状,零临只好识趣的跑开。背影像一只被主人呵斥过的流浪狗,透着一股老男人的沧桑感。

镜头转向催更现场

柳神:“@小天角蚁  你昊柳文的下呢?”

石昊跑来起哄:“催更催更!”

柳神一脸高深莫测:“他的文我刷了三遍。”

“今天去刷发现下变成了中。”透着一股…介乎于惊喜于心塞之间的感觉。总之很复杂 。

反正当时石昊不嫌事大赶紧起哄:“赶紧催更!~”

“必须的。”柳神点头,转而一脸心痛,“快饿死在北极圈了。”

不知多久后——

小天角蚁回来了,理直气壮的表示:“让我拖一拖。”

秦昊对于自家哥哥表示:“你可以自割腿肉。”

石昊:“……我可以割你的吗?”

“不行。”秦昊回答的斩钉截铁,“我是理科生。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石昊:…哦,这真是个完美的理由 。

零临默默捂脸。秦昊又要被揍了。

镜头转向由于不明原因很闲的两人组

柳枝在风中微微摇曳,洒下星星点点的光华。

茶香四散 。柳神手捧茶杯,坐在柳树下轻轻摇晃的摇椅上。

微抿一口淡茶,柳神享受般的微微眯了眯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淡淡道:“每天那么闲的好像只有我们了。”

“我也那么觉得。”小天角蚁不知何时来到柳神身边,颇有同感。

“嘶,闲得发慌产粮去。”此话一出,柳神气质顿时全无。说走就走,跑去lof产粮。

小天角蚁沉默一会,也跑了。

石昊回来后发现更了两篇柳昊/昊柳惊喜莫名。终于不必担心自己被饿死了。另外柳昊柳真好次。石昊捧着手机一脸幸福。

零临表示自家娘亲有那个时间吃粮不如去练练自己的打戏。正文第三章她打架打的特别尬 。尬死了。(石昊:反正我要全改,不急。)

镜头转向打脸现场

其实起因十分简单 。

柳神和石昊打了一架。

柳神由于三次原因暂弧,石昊写完作业就抱着手机等 。

太阴玉兔:“说不定正在码字呢”

把清风炸出来了。

清风:“哎,说到码字”

石昊一脸懵逼:“???”

清风:“烬,你开了好几个坑了。”

石昊一脸woc。原来是催更来了。

清风:“一个都没填,并且每个不是楔子就是第一章。”

石昊嘿嘿笑了起来:“谁说的!双穿正文第三章了,圣者第二章了!”

清风:“。。。”

石昊:“hhh打脸了吧!”

太阴玉兔一边笑一边狂拍桌:“哈哈哈……”

零临:…妈你一不小心又把你的傻子本质暴露了。

镜头转向爆炸现场

原本形象极其完美的火国公主正捧着石昊的打戏疯狂吐槽。

“跃然指尖什么鬼?我只听说过跃然纸上!”

“‘脚踩着地上的碎石微微作响’?这鞋是得多硬啊!”

………

“靠!”石昊终于受不了了,抽出大罗剑胎,舞出灿烂的剑芒“不是你说就不能来个比喻么,我才写的跃然指尖啊!你家鞋踩在那种不大不小的石子上不发出一点声响啊?有点生活常识行不行?还有……”

某石姓男子事后表示:难伺候。

不过我乐意。←依旧是某石姓男子原话。

零临非常倒霉催的被一道剑芒扫中,摄像机飞上天空。“啪”的一声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本次群宣落下帷幕。

(群中日常)

@何事老
@[赤殇_]刹?修罗?
@无殇 
@水荣清
@在下余生
@花千醉

群宣!群里凉啊!

评论 ( 11 )
热度 ( 8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