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全国高考

语文试卷

作文:请写给你18年后的爱人。文体不限,除诗歌外。

要求:题目自拟,不得出现真正的名字,校名。一经出现,全卷作废。

(小声bb:
ooc,
文笔渣,
沦为什么高考都结束了我才发出来
对,题目就是“至十八年后的你”很烂大街对不对🌚
完美世界观
架空
石毅×原创女主尊
不是正文,只是借用一下尊的人设。
这里的原创女主用“你”来代替)

答题开始:

㈠        

你站在海边,赤着脚踩在细细密密的沙上。    

风吹起你宽大的袍袖。冰凉的海水涌来,沾湿了你的袍角,漫过你的脚背。        

你并不在意那么多,挽起袖子,露出清秀的手腕。弯下腰,轻轻按在翻腾的海浪上,就像在抚摸一只暴躁的猫。        

顷刻间,海面平静下来,一切都平静下来。        

巨大的领域从你身上激发出来,冰层从你手心向四面八方蔓延。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地平线。        

你低头,哼起了悦耳的歌曲。目光好像穿透了漆黑的大海。你的俯视,就像神从天空的御座上俯瞰人间。        

你跳上冰面, 白皙的脚掌全然不惧冰面的低温, 踩在冰上漫步。        

走着走着,你看见冰下封冻的海中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玩心顿起。        

赤色自你身边蔓延,被冰封的一切顿时溶解。你再度踏在水面上,袍服散乱在水面,脚下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却没有沉下去。        

你有节奏的拍了拍手掌,无数金莲蜂拥生长,挤满了你的身边。       
  “哗——”巨大的水花在你面前爆开,你抹了把脸,擦掉了溅到你脸上的水珠,脸色黑成了锅底。原本如神一般可望不可即的气质顿时全无,露出了熊孩子本性对着面前的那条老蛟龙狠狠道:“说罢!你是想怎么死!?是煮了吃还是烤了吃?!”    

    那条老蛟沉默了。

他还没开口威胁你你就先声夺人了……等等…这风格好像有点眼熟………熊孩子?!熊孩子不是男的吗?怎么变成女的了?!       

  “艹!”你看了这货一眼,“老子才不是那个熊孩子!”        

你可不比石昊弱到哪里去,上次你们打架是平手啊平手!绝对没有放水的!虽说你胸比起月禅魔女等大胸妹是小了点,平了点……但是果然还是有一点的吧!把你认成那个熊孩子是要闹哪样啊啊啊!!!

#今天的尊也在因为被人认成自家弟弟而苦恼着#        

老蛟龙莫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那个熊孩子就好办了……  

#论老蛟对熊孩子的心理阴影面积#        

你却没给那条蛟龙犹豫的时间,抬手,玉色的五指贯穿了蛟龙的心脏。       

  另一只手则轻轻抚上蛟龙的头颅,原本温柔的抚摸却在接触到对方的一瞬间变得凌厉。捏爆了对方的头。你的眸子,在一瞬间化为重瞳。        

“尊儿。”        

清冽的声音自你身后传来,语调中溢满的笑意彰显着声音的主人的好心情。        

你翻了个白眼。怎么到处都能遇见石毅这个煞笔。转而冷冷的答道:“谁是尊儿。我和你那么熟么?”       

  你一直觉得石毅这家伙很奇怪。他在你面前并不是世人称颂的重瞳者的样子,而是一副……死也要缠着你,不管怎么样都要对你好的样子。    

  就像…他好像曾经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现在正在疯狂弥补,期望你有一天能原谅他一样。        

你有些不明白。明明两人没有见过。你是被凤凰养大的,在你十岁之前根本没有下过赤的炽琰宫。        

莫名其妙的人。        

或者说…他是为了你身上的宝术和宝具?!不过你也并不担心他对你动手,反正你还有你爹。那只凤凰。赤。        

赤曾经说过,不管你到了哪里,只要你对他呼救,他就会来救你。        

不过…现在你还是想想怎么甩掉石毅吧……你看向石毅,对方和你隔着三尺,却紧紧跟在你身边。你快他也快,你慢他也慢。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你有点头疼。啊我天哪,石毅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吗?别跟着我好吗???         

石毅注意到你的表情,你怎么又生气了?是他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么?         

你看了石毅一眼,见他眼中难掩的失落……你心软了,对着他摆了摆手,意思是不干你事,想跟就跟吧………         

他顿时满血复活,继续笑吟吟的跟着你。

你后悔了…为什么自己会对这煞笔心软啊!         

算了。跟就跟吧。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你那么自我安慰。         

后来你就后悔了。

石毅这货…根本不会做饭!!

你看着因为生了个火搞的满手满脸都是灰的石毅 ,脸色黑了。满手满脸都是灰还不算!关键是这货还没生起火来!他没有道火么?!这智商是有多低?!

你差点没控制住自己,要炸。最终你看了看他满脸的灰,叹了口气,自己撸袖子亲自生火。

让他给你打下手。

呵呵。他把你的肉烤成了焦炭。还炸了你的鼎。

你深深的感受到了世界对你的恶意。

最终你憋不住了问他:“十一……你是不是和我有仇?!”

石毅报以沉默。

最终,你也没放在心上,亲自做了饭。





你坐在天空战场的栏杆上,一手支在左膝上,右腿垂下,轻轻摇晃。另一只手中则紧握着一块黑色金属,掩在袖中。

石昊看向你,你对自家弟弟挑了挑眉,唇边弧度越发张扬。漆黑的长发与你身上的黑色深衣被风吹动,如海藻一般,卷曲,舒展,交缠 。

你随手将刘海向后拂去,下颚微微扬起,露出那双高傲冷漠的重瞳,俯瞰众生,仿佛神明在天际的御座上俯瞰脚下蝼蚁。

你的重瞳与石毅不同,像一面透明的镜子,清晰的倒映出世间种种。

无论是幸福也好,原罪也罢,在你的眸底无所遁形。

被那双颜色浅淡到近乎透明的眸子注视,无论被看到的是谁,都会产生一个错觉——自己,甚至是所有人,都和你脚下的尘埃沙砾没有任何区别。

在你眼中本就没有区别。

你太强了,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你为之瞩目。

你悄悄用眼角的余光盯着石毅,隐秘到甚至没有人发现。你喜欢石毅。不知何时。

或许是石毅为了你习得一手完美厨艺的时候。或许是石毅拼死保护你的时候。或许是石毅不惜自己受重伤也要将你感兴趣的东西抢到手送给你的时候 。或许是石毅对你纵容无比的时候。

你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

自从你恢复记忆,便清楚无比的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石毅也在偷眼看你。

他喜欢你。

并不是一开始便喜欢。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能知道什么?

后来才慢慢明白。那种感情,是爱。

但是,你们之间,一直是他一厢情愿。

他的神识被石昊用镇魂塔击杀,最后一刻,他看了你一眼。希望你能流露出一点神色。

你动了动嘴唇,吐出几个无声的字符。

石毅对着你笑了笑,旋即泯灭。只剩一颗重瞳滚落在地。


你跳了下去,拾起了那颗重瞳。缓缓擦拭,将重瞳收进乾坤袋。

你前去魔灵湖,你知道石毅肉身在那里。如果可以,你希望可以抢到那具肉身。

却扑了个空。另一个重瞳者将石毅带走了。









你一步一步的踏上了蜿蜒曲折的青石路,鞋跟敲打在布满青苔的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

一片白衣猝不及防的撞入你的眼睑。

你有些茫然的抬头。

三年。

他依旧俊秀如松,挺拔如竹。笑吟吟的看着你。

你揉了揉眼睛,狠掐了自己胳膊一把。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石毅急忙将你抱进怀里,掀起你的衣服查看你的手臂。

你盯着他看了很久,最终腻上去,双手环抱住了他白皙的脖子,死死搂着不肯撒手。

他拍了拍你的背,纤薄的唇触在你的发顶。

“毅儿哥哥——小哥哥~”你一遍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石毅一遍一遍的回答:“我在。”

你搂住了他细挺的腰身,撒娇似的在他胸口蹭了蹭。

石毅非常享受你对他偶尔的撒娇,这个时候无论你提什么要求他都会去做。

“怎么了?”

“嗯…”你抬起头,迎上他略有些疑惑的目光,“要是弟弟不同意我们怎么办?”

石毅失笑:“他管的倒是宽。 他能管的了我们? ”

“也对~”你笑了起来,石毅一个没忍住,勾住你的脖颈,在你唇上重重亲了一口,末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好甜……











“还你的因果!”

石毅的声音响彻天地。他转头,对你苦涩的一笑。

“对不起。还有,活下去。”

你看着他在你身前献祭,原本清亮的重瞳溢出了泪。

片片破碎在空中 。




你趴在石毅的墓前,懒懒散散的道:“喂!毅儿,你再不醒过来我就爬墙了啊?爬到石昊那里!现在…石昊也跑了……带着他家火灵儿一起……你呢?嗯?谁当初给我海誓山盟说一定会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不值得相信!”

你狠狠灌了一口酒,醉意朦胧“喂……起来啊?没你我活不下去……要不我和你一起死吧?这样……你就不会寂寞了……”

说着,你手中的黑色金属化为一把长刀。


长刀挥起,你甚至都不遗余力的自毁神识。

你倒在了他的墓前。

真好啊。我们都不会在寂寞了。
















我在会考上…考生物,看见……“毅豪同学”以及“鲲鹏”小组……哎我操原来这次的出卷人也看过完美???还吃毅昊???

评论
热度 ( 6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