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关于“可曾见”

占tag致歉。

啊,是个反驳。因为我之前看见一位太太说要我对嬴政客观些。谢谢您并未指名点姓。但是和指名点姓也差不多了??

我没有单纯下定义。我只是写出我心中的始皇。更妄论史记以及战国策,谁知它们是真是假?

更何况我只是对文献不满,我写出来了,我承认了,我说出来了,但是我没有否定!

比如焚书坑儒吧,有史书记载是坑术士。坑儒是儒生藉由对始皇的不满编造出来的。

焚书是真焚了。

我也没对嬴政单纯下定义啊。要不我还说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史料研究的确有去真伪这一说,但是我相信了别的。

我们立场不同好吗。我写文当时是复习完唐雎不辱使命,然后一时伤心就写出来了。

你说我抨击,你说我批判合理性及价值,而我怎么批判的?

我的原文这样的:“焚书坑儒,竟是欺瞒。千万人竟都被他那一本不知真假的《史记》蒙了眼。

一页《唐雎不辱命》,竟无人观秦皇之心,均对唐雎交口称赞。也无人知,他们在对唐雎称赞时,我在给始皇写一封跨越千年的随笔。”

欺瞒我的确说了,蒙了眼我也说了,那是因为我相信始皇坑的是术士!他干嘛要坑儒生呢?他做这事有什么动机么?坑儒生对他有什么好处?

关于唐雎不辱使命,麻烦看看背景好吗?秦当时打完了魏国,虽然攻下大梁用的是水攻,但是人家秦之前也试过强攻好吗?消耗很大啊!这种时候,你说是以言语,不花一兵一卒把安陵那五十里给划进自己版图好,还是发兵作战划算?

我是换了个角度来看,您便说我,emmm您原话如何来着?

“有疑惑不等于你可以批判其存在的价值及合理性,更不等于你可以拿一个疑问抨击作古之人所谓的‘欺骗’。”

我相信您没有认真看我的言语,那就是我至始至终都没有疑惑,战国策的话我是指,没有人看见秦皇背后的心思,都只看见唐雎这个正面角色。

您也说了,始皇不是个脸谱化的人,所以终归是视角立场不同而已。

我承认我对于史记的评价是很过激,但是之前我也解释过了。我觉得史记确实不知真假。毕竟是两千多年前的东西,谁能切实的告诉我史记没有被篡改过呢?您能吗?

啊还有,您让我对嬴政客观些,但我就是拿着史料看的啊???前面我也说了始皇是我偶像嘛,一个迷妹如何能说自己偶像的坏话呢?

还有呐您写的是让我客观些,但是您大多说的好像都是抓住我的那两段对于史记和战国策的不满哦?

最后,我认为我没有做出您说的话里的行径。我不是那种人。我知道历史、世界并非非黑即白。

但是我的确对文献有所不满。谁能完全认同文献里的东西呢?您能吗?人对于和自己意志相反的物事总是会不自觉去回避的。

我不过是说出来了罢了。若是仅是如此便惹来事端,我想您一定会对我深恶痛绝。

最后再次占tag致歉。

评论 ( 3 )
热度 ( 4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