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可曾见

史同。

始皇粉丝滤镜一万米。说一句我是史粉,而非fgo里秦始皇的粉。

我看翻看史书寻找被记载下来的,他仅存之物时,真的很伤心。无人知晓他是否曾眼神怯懦,所有人都只看见他身后留下的万世威名。

——————————————————————————————

众所周知的,始皇嬴政,曾为质子。

公元前258年,秦围邯郸,邯郸内甚至达到易子而食的地步。公元前257年,楚、魏援军赶至邯郸,与赵军内外夹击,秦军大败,不得不退回河西。赵魏两国夺回部分失地。而自长平之战后,赵人深恨秦人。

公元前259年,嬴政于赵国邯郸出生。

作为一名秦人而生。作为秦国质子而生。



在嬴政的万千光环下,他拥有一个悲惨的童年。他拥有一个不知廉耻、不会保护儿子的母亲。

剥去那满身层叠繁复来看,他又有何物?

身无长物,唯己身尔。

而他也曾是个孩子。他也可能曾怯懦,他也可能曾哭泣,他也可能曾绝望。

可他最终站起来了。

他无权,那便去夺。

两千多年前历史的缝隙中,曾有个人。他是匹蛰伏的孤狼,他永远都是狼群中最不显眼的那个,但他的眼底却流淌着其他人永远也不会拥有的火光。

那是条凶险至极的路,摇摇欲坠仿佛细丝,他踏在上面如履薄冰。可他还是去了,无惧险阻,无惧那满路荆棘。他越过无尽荒原,竖起属于自己的战旗。

少年垂首冕冠,一席黑袍上勾描赤滚云边,太阿之柄配于身,掌握瑰玉权柄。

仿佛已然不是那曾衣衫褴褛眼神凶狠却自卑的孩子。

但他还是。

公元前222年,始皇帝本纪记载:秦始皇十九年,王翦、羌瘣平定攻打下赵国东阳,俘获赵王。秦皇归邯郸,仇者,埋之。

曾经的孩子带着满身风光回来了。那个孩子执刀。那个眼神自卑的孩子被历史掩埋。

他性子本仁厚,灭六国后留下六国贵族性命,无惧他们死灰复燃。

焚书坑儒,竟是欺瞒。千万人竟都被他那一本不知真假的《史记》蒙了眼。

一页《唐雎不辱命》,竟无人观秦皇之心,均对唐雎交口称赞。也无人知,他们在对唐雎称赞时,我在给始皇写一封跨越千年的随笔。

诸多儒生在他清晖政绩上肆意妄为,描摹渲染。


我义愤填膺,他在史册中捧茶,面上衔着静默的笑意。

我咬牙切齿,他从历史的缝隙中看他身后的我,一身威仪无人可敌。

我寒意沁骨满怀悲意,他身居高位,将人人追求的权术玩弄于鼓掌。瑰玉于他手心把玩摩挲。

于是我明了。

无论如何,他都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他的位置无人撼动也无人能撼动,哪怕是后世诸多帝王也要对他俯首称臣。

他不在意身后的评价,毕竟后人再如何口诛笔伐也只不过是叫嚣罢了。

若生于他的时代,还不是他一句话就能夺其性命,泯灭其姓名?

后人对他的评价,也不过是在成王败寇的结局下,大多为杜撰尔。

我只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掀开那层层薄纱,窥视那历史一角、还原那人本真尔。

众人皆言他一代暴君,我偏要步李贽后尘,称他千古一帝。


————————END————————————

无论如何,最终那个曾眼神怯懦的少年登上王座,坐拥天下,一言一行皆纵横捭阖。而后?万世孤寂。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李白

(小声逼逼:我的另一个偶像李白也写过始皇真是太好了。)

你们想告诉我他的万世功业,万世功业我自是明了。但我想要知晓的,并非他的伟大,而是他这个人。我们说的,根本不能归为一类。他的影响我都是知道的,我不能说全知道,但起码知道很多。但我们,说的不是一类东西。

我再说一句,我的这篇文是建立在对史料的了解上而写,请别随便提出质疑!

评论 ( 49 )
热度 ( 50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