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其罪未名

USJ事件啦。




————————————————————————————

08.

女孩儿一步步走下老旧的楼梯,鞋跟的踩踏、人体的重量让木板痛苦不堪的尖叫起来。

她穿着一身轻快简洁的服装,配上那双含笑的眼睛,即使她的脸出现在通缉令上,也会让人误认为那是十级钢琴证书之流。单看她现在,绝对让人想不到她的衣衫下裹藏着或新或旧的伤疤与数把管制刀具。

源弥生着大太刀站在死柄木弔身边,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纤细而美好。纤弱的女孩与手中凶狠的刀具原本根本不该有任何交集。

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女孩为了自保,提起了刀。而她本来应该在某个英雄学院中进修,崇拜着一个很厉害的英雄,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也许也会喜欢上什么人。

神就是如此喜欢开这种恶劣的玩笑。

死柄木弔带着不耐烦嘶声:“太慢了……”

“抱歉,”源弥生笑的无奈又纯良,那双原本澄澈分明的,现在被鲜血洇的模糊不清的眼眸带了些无所谓的笑意,“要收拾那么多东西实在有些麻烦——我希望弔你不要在意啦。”

“呵。”死柄木弔冷嗤一声,转首不再关注源弥生,却也默许了源弥生站在他身边。

“话说这个是什么?”源弥生没话找话,绕到脑无身边,在脑无身边缓缓走动,全方位的观察脑无的身体构造,想要找到他的弱点。

找到弱点后一击必杀——这是源弥生一直在干的事。虽说她已经加入了死柄木的团伙,可她还是无法放下心,提防着某一天忽然有个人反水。

“脑无。”死柄木弔似乎是刻意的拉长了尾音,说话的腔调与神态都在昭示他对于这件造物的满意,最后吃吃的笑了起来。

“哦——”源弥生刻意模仿他说话的语调,怎么看都是在故意搞怪,“是脑无啊。”

死柄木没管她,源弥生自讨了个没趣也不恼,耸耸肩闭了嘴。

紫黑的传送门被打开来,源弥生和死柄木一马当先二马开泰,率先走了进去。

在彻底被传送门吞噬前,源弥生微微侧头,用眼角余光留恋的扫了一下室内。

死柄木弔注意到源弥生的动作:“你在做什么?”

“我没干什么啊。看一眼而已。”源弥生回答的理直气壮 ,只是在彻底陷入粘稠的雾体前弯了弯唇,平日灿若星辰的笑在此刻只显凉薄。


生于黑暗,靠高楼大厦的阴影苟延残喘,此后的生活也从未离开那种暗,那还留恋什么呢。

反正至始至终便走不出,至始至终便只有那么一个选项,一切都在无可挽回的破碎,消散,那不如先一步沉沦。在仇恨与鲜血中活着,这是她此生得出的,唯一的答案。

她合了眼,再度睁开时,她已然又是那个危险的罪犯,不可控的定时炸弹。


09.

“是13号……以及Eraser·head吗?”

“黑雾先生,按照我们前几日的到的课程表,欧尔麦特应该在这里才对。”源弥生眯了眯眸子,唇微微一抿,忽然又翩折出艳丽慵懒的弧度,就像夜晚里星星抖落的星光,细碎美好。

如果忽略她手中即使带着刀鞘也仍沁出寒意的刀的话。

“的确……”黑雾那双轮廓分明的金色眸子微微一合,变得细长,“不知出了什么变故。”

“啊……难得我带了那么多伙计来……欧尔麦特……和平的象征……却不在场……”死柄木弔扬起头,双手掌心向上,在两侧摊开,声音轻柔颓废,还有着丝丝纯粹的孩子气,“那……如果将他们都杀了的话……欧尔麦特会不会出现呢……”

源弥生轻笑一声,松开攥着大太刀刀柄的手。她就这样生生改变了太刀磁场,使太刀与此地磁场互斥,被稳稳的托在空中。刀柄铭文与花纹清晰可现——岚,以及一朵十六瓣的金菊。

拜持刀者的暴虐所赐,岚切变成了一把连雾岚都可以切开的刀。

也是由于持刀者的缘故,她不可能只有一把这样的刀。

她不紧不慢的从衣中抽出一把与岚切形式相仿的太刀来,刀柄依旧铭刻着十六瓣菊,不过那字却换了——光。

可以切开光的刀,自然就叫光切。源弥生将光切配在腰侧,侧身坐到岚切上,从袖口中抽出一把匕首在掌心中把玩摩挲。

那是把实打实的凶器。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十分清楚。刃处锋利的一碰便要让人尝尝皮肤被割破的滋味,首处状似三角,剑茎窄而薄,凶狠的血槽设计是为了在扎进对手身体内的瞬间便放出大量血液。

源弥生看着那一边职业英雄快速的制订计策,破感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并在相泽消太与其他人开战时随着黑雾一起到达各个学员面前。

黑雾的一言一行都十分绅士,但这种绅士面对那些学员来说——大抵是贵族对于瑟瑟发抖的猎物举起长枪前温和的说:“别怕哦一点也不痛”的感觉吧。源弥生正想着,对面就跳出两个暴躁老哥想把她和黑雾一波带走。

源弥生只是操控太刀飞到更远的地方,手中的匕首已然消失。黑雾却是差点中了招,躲开后风度不减:“好险好险……”

匕首呼啸而来,带着尖锐的气爆声,被源弥生的个性“金属领域”所掌控着,无视空气的阻隔、撕裂重力的牵拉,直直投向爆豪胜己。

源弥生眼光老辣,一眼便看出两个急急忙忙跳出来,仿佛是准备挨揍的臭小子中谁更强。

绕是爆豪胜己反应能力好,迅速躲开,也被刀刃在脸上划了个长长的口子。

他或许该庆幸此时源弥生不想拿他们的命,但可惜爆豪胜己字典中没有庆幸这个词。

他轻啐一声,暴烈的眸下有一部分是始终是冰冷而高速运作的。

第一次见爆豪胜己的人往往会被他的外表蒙蔽,但源弥生不会。

他们有点像。无论表面再怎么怒,也是始终保持着理智与战斗意识的。

有意思。

源弥生竟难得的生了几分玩闹的心思。



——————————————————

Fin.

山东人民拜个早年。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