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永恒命题



她张开手臂,胸膛的要害处大开,仿佛要去拥抱什么一般。


但什么都没有,她只拥住满世界的孤独与破碎。


失重感传来,身体向后方倾斜。时间仿佛被放慢了,大脑中一片空荡,能清晰的感觉下落时身体每一个器官的感受。


还要活着吗?


有人低声在她耳边诱导。像神谕,像魔鬼,像……自身。


她合了眼,胸膛开始有规律的震动,生平第一次笑的如此肆意潇洒。


扬起的发丝是水底缠人脚踝致死的藻,随着人体动作而展开的衣衫是黑鸟的翅翼,白皙的手指是剥落皮肉的骨殖。


在坠落的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自由的像一只冲破囚牢的鸟。


是谁用撕裂的声音绝望的歌唱,奔跑着抓向她飘散在空中的衣袖?


又是谁在悲怆中哭泣,咳出的血染红了他满身的纯粹?


什么在悄然无声的凋落,神明的祈求也无法将她复原?



悠远快活的歌声从人的声带中冲出,金色的鸟儿随着歌声飞来,一根羽毛跟不上主人的速度,只能在主人愈远的身后翩跹,落在一个少年手中。


他握紧那根羽毛,看向遥远的天际,那只鸟的背影与它背上的女孩。


他什么都没有看见。他什么都看见了。



时之鸟在空中翱翔,所飞过的地方万物腐朽衰败。


连带悲伤的情感,璀璨的记忆,我们的时代。


时之鸟飞到了最终的国度。终止之地,亦是初始之地,也坍塌了。


世间一切都会在时之鸟的羽翼下回归虚无,就连时之鸟自己,也会因它自己走向自我毁灭。


这是它的天赋,可那究竟是世人追求的终极,还是神明降下的诅咒?


最终,世间一切都如昙花一现,化为泡影。


世上无永恒,新的永远在代替旧的。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我们究竟是在追逐幻影,还是在遥望水中月镜中花,妄图触碰自己永得不到之物?


是什么让我们固执的伸手,即使失去生命也毫不在乎?


评论
热度 ( 3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