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其罪未名

all弥生向


全员沙雕预警




——————————————————————————


04.


“该去洗澡了,弥生小姐。”黑雾站姿笔挺,柔软的白色浴巾被搭在臂弯内。


源弥生此生最恨洗澡。


“死柄木洗我就洗。”毫不犹豫的把看起来就不可能的事丢给死柄木。


捏着游戏手柄的死柄木:???


于是一场关于“该去洗澡了!”“我就不洗澡!”的二十一世纪大作战爆发了。


最后死柄木连带他的游戏手柄被黑雾传送进了浴室,扑通一声落在浴缸里,水花四溅。


死柄木:……游戏……黑雾……等着……


您的好友死柄木·很记仇·弔不开心了并默默在浴缸上施加崩坏。


虽说最后浴缸碎了但他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起来就疼。


最后源弥生也没洗成。


理由很简单:浴缸坏了。


然后她便开启嘲讽模式:哈哈哈哈死柄木你怎么回事哈哈哈哈还是发脾气前先长点脑子为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人一雾看着笑成傻子的源弥生陷入沉默。


死柄木眼神一利,手中五指虚搭在游戏手柄上。游戏手柄在死柄木掌心化为粉尘:“黑雾,我们还是杀了她吧。”


这个表情源弥生看过无数次,对她来说这个表情毫无威慑力她甚至还能看着这表情笑起来:“哈哈哈哈死柄木你那什么表情哈哈哈哈你生来就是一朵仙葩哈哈哈……”


05.


源弥生不笑则已,一笑惊人。


这不怪她,她笑点迷且低,笑声还很魔性。


原本听她笑,死柄木还会捂着额头,厌恶之情溢于言表:“吵死了……”


现在,丝毫不为所动自顾自玩游戏。


黑雾:在一起住几个月了,不习惯也没办法吧。


06.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小小的人蜷缩成一团,眼瞳被惊恐占据。身体被恐惧压迫着痉挛,但她好歹还是有点脑子,死命压抑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


但脚步声还是在逼近。


源弥生猛的睁开眼。


其实她根本没有睡着,只是不受控制的联想到那些东西。


最开始,是无声的暗巷。然后,是悄然逼近的夜色。最后,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以及刽子手身上死亡的味道。


为了将自己从白日的梦魇中拖拽出来,她睁开双眼,摸了摸枕头下冰冷的刀柄,然后是刀锋,指尖传来微微刺痛,艳丽的颜色从中溢出。


07.


死柄木看着她手上的创可贴,鲜红的眼眸就像割裂人体时溢出的液体:“你怎么回事……”


“啊?”源弥生一愣,下意识将手向袖子中缩了缩,“没事啦!扔飞刀的时候没看准被割了下。”


死柄木仍是看着她,从头看到尾,其间作为阻碍的衣物与浅薄的廉耻心都被若无其事的划开,露出斑斓杂乱的内里。


仿佛被看穿了。


源弥生想着。


评论
热度 ( 31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