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其罪未名

all弥生向,开始时间线为USJ事件前。


很久没看小英雄了人物大概会ooc,致歉。


全员沙雕进行时。




——————————————————————————


01.


对于黑雾的个性,一开始源弥生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毕竟有那——么黑!那么黑啊!


死柄木弔看着源弥生快要哭出来一样,像个傻子似的在他面前比比划划,烦躁的抓了抓脖子。


“闭眼,闭嘴。黑雾!”前两句是对源弥生说的,后一句……不用说也知道他的目的。


“死柄木……这不好吧?”黑雾有些犹豫。


“闭嘴。”死柄木彻底阻断他的退路。


“……好吧。”就当是为弥生小姐好。


乖宝宝源弥生闭着眼听着以上对话,感觉一股危机感从尾椎骨直冲向大脑。


下一刻,死柄木勾起一个七分邪魅八分狂气九分冷酷十二分恶趣味的微笑……源弥生的屁股就挨了。死柄木一脚把她踹进黑雾的传送门里,动作洒脱利落丝毫不见犹豫……


源弥生被一股大力直接踹进传送门,直直扑到自己的床上。


源弥生:???


见识过过程,即使闭着眼你也是我喜欢的娱乐游戏。


死柄木和黑雾看着源弥生乐颠颠仿佛一条快乐流浪狗,不停地穿梭在传送门之间。


死柄木:……要不还是杀了她吧,黑雾。


黑雾:……死柄木,冷静下。


源弥生: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嗯真好玩,继续。


02.


自从源弥生爱上了玩传送门的游戏,三人团伙再也不用担心没有人会不扔垃圾买食物交电费了。


机会女神的垂青,只留给善于抓住她的人。源弥生坚信这一句话,所以她就每一次都把机会女神打晕带走并且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玩传送门的机会。


今天源弥生又出门了。


这次的传送门刚好开在文具店旁边的小巷子里。


一看见文具店,源弥生就快乐疯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小爪子。荷包又要瘪了,她一边心痛一边毫不犹豫的把爪子探向欧尔麦特代言的橡皮。


然后她在英雄服与金条纹西装间犹豫了,拿着两个,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犹犹豫豫。


“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吗?”声音娴静的店员笑着问她。


“啊,那谢谢啦,”源弥生有点受宠若惊之感,脸泛起浅浅的粉色,“请问这两个欧尔麦特橡皮,价格如何?”说着扬了扬手中的两个人形橡皮。


在店员说出价钱后,她毫不犹豫的全都买了。没想到还挺便宜???折合成人民币也就二十块钱。


期间她还买了无数铅笔与看起来很好看的本子。


最后她又被一款玻璃笔折服了。


死柄木看着她买回来的东西再次起了杀心。


——又多又杂没什么用处而且居然还有欧尔麦特!


死柄木翘起小指,捏起一个欧尔麦特橡皮。源弥生很喜欢的金西装的那个,视线透过他脸上的手,指间缝隙看着源弥生的双眼,那又颓又阴森的气质猛的添加几分猎食者的压迫感。简而言之,死柄木一脸“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就死定了”的表情。


源弥生的求生欲在那一刻达到顶峰,电光石火之间她开了口:“弔哥我知道你讨厌欧尔麦特可是我买橡皮是要用的,你想想看着讨厌的人在你面前一点点褪色并且化成渣会多爽?”


死柄木弔陷入沉思。好像很有道理。


然后源弥生就被他要求在他面前擦完一个欧尔麦特的橡皮,擦不完自己看着办。


源弥生:????沃日死柄木你真是个狼人。


即使没了一个,源弥生好歹还是偷偷留下了另一个并且暗戳戳准备去买金西装……


在她床底下翻出另一个欧尔麦特橡皮并在上面施加崩坏的弔哥:呵。



03.


当源弥生发现自己的欧尔麦特变成了一堆一捏就碎的渣渣时,她咬了咬自己的手指,将手指触碰牙齿时沾到的唾液蹭到柔软的纸巾上。洁白的纸巾被濡湿了大片,然后主人随手将它揉成皱巴巴的一团,塞进垃圾桶。


源弥生倚在墙壁上,抬起的胳膊阻挡无处不在的,讨厌的光。


躺了一会儿后她翻身一骨碌爬起来——今天死柄木是不是出门了?


哈哈出门了!欧耶!源弥生跳起来,蹦哒着去了死柄木的房间。


呵,为报欧尔麦特之仇!


源弥生拿起死柄木的游戏,嗤嗤笑了起来。


她将游戏记录删了个彻底。


然后是死柄木的手。


啊,不。


是——大概是他亲人的肢体。


将死柄木的手给切了源弥生是不敢的,但是她可以搞点破坏。


她给那些手,们。做了点小小的修饰。


剪个指甲顺便涂个指甲油呀,带个小装饰呀。


死柄木回来后就觉着源弥生不对劲。


看着他笑,灿烂的很但总感觉有点看好戏的意味。


死柄木脑子中仿佛有条线跳了下——这女人不至于把他们的行踪告诉给警察吧?


源弥生表示我才没那么疯,死柄木和黑雾目前都没干啥坏事,但是她不一样。


后来死柄木看着他的手,们陷入沉思。


沉思完后他从他的屋子中出来,对着源弥生就是一记九阴白骨爪。源弥生不甘示弱,拔出刀对着死柄木就直直捅了过去。


虽然开战了,但是都没落到对方身上。


死柄木的半条胳膊进入深黑的雾体,源弥生的刀锋也被黑雾吞噬。


“你们都冷静些!”


啊,是黑雾麻麻。


源弥生抽回刀,刀尖点地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死柄木也收回手,两人直接擦肩而过。


“切。”死柄木迈着社会的步伐愤愤甩上门,独自一个生闷气去了。


源弥生对黑雾眨眨眼:“谢谢您啦黑雾先生!”


“没什么。”黑雾摇摇头,神知道他多想对天长叹一声然后从五楼上跳下去。


“但愿吧。”源弥生唇角衔起甜美的弧度,转身走上楼。


但愿你们别对我起杀心。


在这里毕竟蛮开心的。



————————————————————


求评呜呜


评论 ( 8 )
热度 ( 43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