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竹马大佬的后续篇

完结了完结了


设你穿越进凹凸大赛


——————————————————


你站在凹凸大厅中,看着各式各样的杀马特,有那么一瞬间在风中凌乱了。


这里的人真的没问题么????


瞧那头灿烂的金发和黑色的发箍!多么霸气!


瞧那显眼的星星头巾和那帅气的儿童卫衣!


瞧那整洁的一丝不苟的白衬衫和刺猬头!


……哦豁。


这【哔——】不是你男朋友以及那俩老来找麻烦的大佬们吗!异世界忽然之间看到了亲人啊!你老泪纵横热泪盈眶【?】的扑了上去,在距离安迷修几步时突然收力,迈着仟仟步子,轻轻拉住安迷修的袖口。


安迷修虎躯一震。


接着他猛的回头,并迅速挂上一脸灿烂的笑容,并且将一条手臂放于胸前,不知怎么你忽然有点想拿个墨镜带上:“请问您拉住在下有什么事吗?这位小姐。”


你一愣。


安迷修看你,不知为什么你突然露出了那种像要哭一样的表情。心中有一个地方突然微微收紧,接着感到了针扎一样稀碎绵延的疼痛。


他小心翼翼的问你:“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见过吗?的确是见过的。你还记得他为你取来的玫瑰留在记忆中,恒久的花香。那时他把铁锅敲得梆梆响,他的好友们在一旁起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和他怀中带着露水的玫瑰上,闪着细碎的光。这难道是假的?


无论真实或虚假,这个人在你生命中留下的痕迹是无法杜撰的。


“我也纳闷,为什么一看到先生您,就感觉我们好像很久之前见过一样。”你抹了抹眼睛,对他笑着。


你们自然而然的组了队,一起打怪一起买食物一起打游戏,偶尔打打来找麻烦的参赛者,日子平静的甚至让人忘记是身处凹凸大赛中。


卧槽。时隔多日见到雷狮大佬,你已浑身僵硬到一动都不能动了。


“哦?安迷修和……”说着,雷狮打开终端,查看你的排名,“零临?”


你已经开始快速思考应该如何摆脱雷狮海盗团了,你自身实力不弱,意识流能操控风元素以达到让你快速逃跑的目的……


“恶党!今日,我就要彻底肃清你们!”安迷修一席正气凌然的话,彻底阻断了逃跑这条路。


所以说,有一个正义值五百的男友,真是心累……你虽然心下吐槽,但还是默默握紧了手中旌旗,充分调动元力,准备随时开战。


对面的雷狮猛的皱了皱眉,卡米尔发现大哥异状,压低声音询问雷狮:“大哥,您怎么了?她有什么问题吗?”边说边看向你,湛蓝的眼眸被警惕充盈。


“嗤……”雷狮低低嗤笑,“没什么。卡米尔。”


“……好吧。”卡米尔压低帽檐,低声道。


雷狮发现自己难得的对一个人产生了兴趣。既然如此,那就抢来好了。


虽说他最后失败了。



“我给你个机会,追随我。”你拿断了一半的旗帜支撑在地,抬头仰望那个说出这话的人。


好耀眼。


无论是那头发 还是那双眼睛,都很美。


但是啊——你不能追随别人。你还没使用意识流呢,哪能以旌旗断了就论输赢?!


你站了起来。


绝对不能屈服。还有人在等你。


你这么想着,元力沸腾如滚水,凝结出冰风暴,狠狠卷向面前的人。


“不识好歹。”


他嗤笑一声,似在嘲讽凡人的不自量力。


对他来说,你弱小的像虫子一样。但是,谁见过蝼蚁低头?




出乎意料,嘉德罗斯最后还是留了你一命。你精疲力竭的问他为什么,他的回答是,能折断他大罗神通棍的人不多。


你这才看见他手中断了一截的棍棒。


在他离开后,你大口喘息,刚刚打架你心跳几乎要飚到二百,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了。


你躺在千疮百孔的地面,耳边依稀传来安迷修的声音。


是你吗?抱歉,我有点累,现在只想睡一觉。


醒来的你被安迷修那双肿成核桃的眼下了一跳,惊恐的问他怎么了。


他答非所问说小姐你可算醒了吓死在下了。你一愣,默默摸摸他头,被他抱在怀里。





评论
热度 ( 70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