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十二捭阖记·楔子

初生太阳的光芒照射在太平洋的海面,浮动的光像跃动的金子。小半边天还未褪进夜的晚礼服,另半边却已换上恒星光芒缝制的华服。

夜与昼的交替时,海面在柔和的风中微微泛起波纹。那宝蓝色温和的就像它的名字,Mare Pacificum。

背着阳光的海平面处出现一道驶向陆地方向的影子,影子投射在海面上,被拉的长长的,蜿蜒如龙。

这是一艘庞然大物。红白两色的船身,因为无风,白色的船帆堆在桅杆下,两根光秃秃的桅杆静静伫立在吸满海水咸腥的空气里。海鸥在船舷附近起落,不时停下来,用喙梳理身上的羽毛。

只可惜,那么巨大的轮船,在一望无垠的太平洋上也只显渺小。

就像人,无论取得了何种显著的成就,也只能匍匐在自然的脚下,在女神盖亚的威仪而深深埋下头颅。


评论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