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心魔·番外①皆大欢喜

意念艾特千醉


————————以下正文


墓地一如既往,只是少了坐在墓前的人。


尊帝失踪了。


虽说主人不见了,但是荒天帝为了保护尊而留下的老兵都没怎么慌。


开什么国际玩笑!那可是尊。同境界能和荒天帝打个平手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被那些仙王威胁。


可以说,只要没有帝境的人,尊完全可以横着走。


于是尊横着走了。




尊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了多久,睡一场,一个纪元便过去了。燃烧着的心魂也几近暗淡。


看起来只能找点事干了。


称帝。尊所能想到的,只有这一项。


——破开准帝,重登九重天。


尊早在荒天帝离开时,就已卡在准帝瓶颈许久了。只差一步,便能成帝。


在墓前坐着是很无聊的。什么事都没有,只能睡觉和思考。不睡觉,太无趣。不思考,思维都要腐朽。


尊只能思考自己为什么破不开瓶颈。


是缺乏气运?不可能啊。


缺乏时间?去他的。


缺乏锻炼?这就更不可能了。


一年过去,尊忽然想起一件事。


哎这大半辈子,她都没有进过红尘炼心。其他天才早便炼心过,唯有尊,自持身份。


说干就干。女人卷铺盖走人,都没来得及给墓里的灰烬道个别。


帝入尘世,封锁自身,大梦三千场。


第一世,她成了个平民女子。


第二世,她入了将门。


第三世,她成了大家闺秀。


……


第三千世,她成了一名修者。




一人对她伸出手,唇角笑意与无数年前一模一样。


他说:“好久不见。”


她说:“嗯。”



沉重的枷锁窸窸窣窣的剥落,封印破败不堪,几乎束缚不住其中咆哮翻滚的人。


帝醒了。


尊醒了。


帝者重临于世。


世界以自毁的方式,赞美她无与伦比的力量和重压。


帝睁着一双迭丽的眼眸观赏世界的自我毁灭,仿佛一个孩子看见了最新奇的玩具。


最后,她的目光穿过无数轮回,透过毁灭与新生,越过万千悲喜,看见她这辈子最幸运的。


明明握着沉重的权与力,她却像很久之前,那个受了委屈只会窝在他怀里哭的小女孩儿,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抱住他笑起来。


笑声猖狂,透着浓浓的疲惫以及失而复得的狂喜。


尊笑的越来越夸张,甩头的时候整张脸都被泪水糊住。


石毅只是沉默的抱着她,默默承受她的狂欢与悲喜。


尊拽着石毅的领子,抽抽搭搭的问他:“你去哪了?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回来……”


石毅心口绞疼。


他是因为她的执念才回来的,耗着她的气运。


这么多年的气运随着他的回归一起爆发,将她生生推进帝境。




尊将碎发向后撸,露出光洁的额头。石毅心领神会,拿起梳子,指尖在黑发中穿插。


尊噗的一声笑出来,抬手粗鲁抓住石毅一缕发,仰头看他,唇微微分开,咧出一身狂气。


石毅从善如流的低下头,唇舌纠缠间溢满双方都满足的啧啧水声。


荒天帝现在内心中只有绝望。


那俩又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


起码故人回归,尊也不会继续消沉下去。


荒天帝笑的释然,转身离开。


尊与荒之间越隔越远。



评论 ( 32 )
热度 ( 3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