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竹马大佬的后续篇




你在上课时第一百零一次没忍住回了头,看看你男票。

安迷修总是温和的对你笑笑,在本子上唰唰写下一串小字,转给你看:小姐,好好听课。

你被他看的心怦怦直跳,仿佛有一群身高两米二的汉子在你心脏里打安塞腰鼓……打的你面红耳赤眼泛桃花,就差流两行鼻血了。

嘉德罗斯看了看你,缓缓眯了眯眸。璀璨的金缓缓沉淀,变得晦暗。就连那头无时无刻都如金子的短发都笼进阴影。

嘉德罗斯从不知道神也会生病。

心脏收缩着抽搐,一抽一抽的疼。好像有什么东西失去了一般。同时又愤怒。体内的暴虐因子叫嚣着要杀了安迷修。

啊。原来如此。

在与雷德求证后,他明白了。他拥有了人类的情感。他嗤之以鼻的情感。

名为“爱”的感情。

而对象,就是他的同桌。你。





雷狮眼中耀目的星海终于出现了波动,雷电在其中翻滚。

暴怒的雷电肆虐着,要将一切都撕扯成碎片。

明明之前,是他先喜欢上你的。

为什么是安迷修?

他哪里比不上他?

雷王集团的三少爷第一次尝到了深沉的无力感。

但他是海盗啊。海盗面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是要强抢才对。



将你抢回来。

神与海盗不约而同的做出决定。




“虫子。你去哪了?”嘉德罗斯冷冷的看你,淬着岩浆的声音热烈暴虐。眼底中涌动着被融化的金红,泛着怒意。

你心道不好,大佬生气了。然后你可耻的怂了:“我,我没干啥呀……上个厕所不可以吗大佬?”

嘉德罗斯看你瑟瑟发抖,更加烦躁。他从不会遮掩自己的情绪,有什么便表现出来。

你看他这幅模样心说:艾玛大佬就是大佬,生个气都如此有气势……等等他刚刚是不是为我上厕所而生气了?!这踏马是要憋死你的节奏?!!!完蛋!

雷狮嗤笑一声:“嘉德罗斯,她又不是你的东西。至于么?”言语神态中挑衅尽显。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而且是为了你!

你慌了。

妈哎今天雷狮大佬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竟然会为你而怼嘉德罗斯大佬?!何德何能!你登时对雷狮感恩戴德。

等等。说不定雷狮大佬不是为了你,而是看嘉德罗斯大佬不爽呢……这个怎么看都比为了你而怼嘉德罗斯的可能性大。

于是你心安理得的当起吃瓜群众。一会儿抓住雷狮喊:雷狮大佬您冷静!一会儿拦住嘉德罗斯嚎:大佬啊!爷爷啊!请您放下我的手机!咱一切好商量!

最后你个非酋苦哈哈的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再怎么吵,倒霉的都是你。

你一千零一次后悔你当初怎么选了这么个危险位置。啊不,是老师怎么给你安排了这两个危险的同桌!这真是一个高危地带。

你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两个神仙啊。你个凡人夹在他们中间,鸭梨山大。




安迷修头疼起来。

你太招人喜欢了。

继雷狮后又来了个嘉德罗斯。情敌太强大。

但是——!他对于与你的感情自信还是蛮大的。起码他占了竹马。

那就看看天降和竹马哪个比较厉害吧。



三个男人间摩擦出关于争夺你的雷电火花。

而当事人你,对此一无所知。

哦不,你求生欲太强大,老是将他们认为是来找你茬的。


唉。这句话简直说出了你们的共同心声。





————————
未完待续

后续还没完

评论 ( 6 )
热度 ( 82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