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幽灵公寓·㈡

@猛男_满脑子黄色废料 ←这我老友,梗什么的都来自她。甚至人设世界观也是我们一起讨论的。



————————————————以下正文

这平静的生活一直持续到被人人为破坏为止。

你如往常一般,在回家时把自行车蹬到最快,风风火火的好似一只被烧着屁股的猴子。

今天幽灵先生又会做什么饭呢……骑得那么快也能分出心思放在今天的饭上,你也真是佩服自己。

当你打开门,看见家里一片狼藉。

地上满是碎片,窗帘仿佛被人用刀斩切过,整齐的一分为二。家具也被摧毁的差不多了,甚至墙壁上也有裂痕——应该被重物击打过。但是你的关注点明显不在地上——你面色严肃的看着被赤黑血染擦的能当镜子用的玻璃窗,现在上面破了个洞——有人打破玻璃逃了出去。

然后呢?那个幽灵哪去了?你皱眉,微微扫过的眼角透着严肃的锋锐,却又显得魅惑,宛若妖娆盛放的金色芍药。

你眯着眼心想这样干等也不是办法,采取行动,直接走入自己房间。

看起来这两个家伙没在你房间里打,你的房间还是以前的样子。

箱子原本在你床底安安稳稳的躺着,现在被主人粗鲁的拽了出来。你毫不在乎上面的灰尘,用手胡乱擦了擦后打开。

里面盛着大大小小的管制刀具。在日本,黑社会既然是合法的,那么私自藏几十把刀自然也算不得什么。可是你床底下至少有四个这种箱子——加起来就是一百多把。为了防身,你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你将长刀藏进风衣,利刃掩藏在衣下。现在你不由得开始感谢赤黑血染,起码现在你不用担心如果衣服里放不下怎么办。

你在箱子里挑挑捡捡,拿到顺手的就塞进衣服——最后你在自己衣服里塞了三十多把大小不定的刀。甚至还有一把三尺长的太刀被你塞进后背,刀柄刚好到领子,刀尖则抵在你臀部上方。

虽说也有掉出来的可能性,但是很小。废话,要是掉出来了赤黑血染这幽灵的老脸往哪搁啊。

现在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帅气的姑娘,开朗温和,喜欢骑机车,热衷于比赛的酷妞。

做好准备活动,你双手抄兜,溜溜达达着出门。

你从车库中推出不知多久没骑上的机车,伴随引擎的轰鸣扬长而去。

机车咆哮着启动时卷起一地尘土,黑发风衣在冬日凌冽的风中翻滚。

等到出来后,你才发现你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幽灵去哪里了……

总不能直接回去吧。你倚在机车上,手中端着一杯苹果汁。

路边不时有人对你吹口哨,对你挤眉弄眼。你实在没忍住,翻了个很毁女神形象的白眼,喝完果汁,将杯子随手扔进垃圾桶。机车再次轰鸣着扬尘远去。

算了,找到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吧。反正日本不像中国那么大,只要你有一辆好车,跑上四五小时就能从九州到四国。

其实你还蛮喜欢这种感觉,耳朵里塞着耳机,随街道一起前行。跑到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没有牵绊没有相识的人——自由的像风一样,没有什么可以拘束的住。

但是啊。

你。源弥生。不是风,你是风筝。一直以来都同某些东西有必要的牵连,即使远在天边也会被一根风筝线拽回来。

不想了,专心找吧。你这么想着。

可是一直等到日落西山,红霞漫天,你都没有找到他。

你不知不觉的停了车,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以阻隔侵袭而来的寒意,迷茫的环顾四周。

一股冷意忽然趁虚而入,和从你骨头缝里漫出的冷意交融在一起,让你整个人都冷的仿佛刚从结冰的河中捞出来——一寸一寸的都冻成冰碴。

你该到哪里去?回家吗?不想回。那该去哪里呢?不知道。那还是回去吧。

机车调转车头,猛的亮起的车灯驱散黑暗,引擎咆哮着向前。

抛弃一切,只向前不后退。你多想这样啊。

可惜,你没那个勇气。你舍不得那点小小的,温暖的温软。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17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