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商末

“大王请。”她妩媚的眸中只剩下了对他的情,为他,她甘做祸国妖女。

“美人请。”即使他现在是亡国之君,依旧不失风度。为她,他愿赔上整个天下。

他们相拥着走进火海,被烧成一捧飞灰。

他们尸体化成的灰烬交织在一起,再也无人能将他们分开。



“他好威风呀!”

那是他们的初遇,她在草丛中窥探他。

箭矢破空飞来,她想也不想,扑上去为他挡箭。在落入他怀中,即将失去第一条命时,她费力睁开眼,看了他一眼。

“白狐?”他十分惊讶。



“听说,有一种仙草,可以将狐狸变成美女。”

为了这个不知真假的传说,她仅剩的八条命耗在上面五条。

“他看见我,一定会爱上我的。他会的,他一定会的。”

这么自言自语着,她变为人形。


她依偎在他怀中,为他作画。

“美人画的真好。”他这么笑着称赞她。

“那当然了!”她得了他的称赞不禁有些小得意,“这可是我做梦梦见的场景呢!”

“好,那寡人要为美人实现这个梦想!”他做下承诺。最后他也做到了。


“不妨事不妨事!寡人为美人弹剑伴奏便是!”见她为如何跳舞而忧愁,他急抽出他的天子剑,弓起手指在上面敲击。

她合着这毫无章法,堪称噪音的音乐翩翩起舞,三尺红绫伴随她妖娆的舞姿翻飞。



她为他披上那用作伴舞的红绫。

两人不约而同的执起剑。

“这红绫,是她亲手为寡人披上的。”他手持天子剑,面前是周朝的千军万马,“今日,寡人便为她而战!谁说这三尺红绫,敌不上千军万马!哈哈哈哈哈哈……”

“迷途知返!何必为了一道昏君送命呢!”他踏着风火轮,手持火英枪,混天绫在身后翻飞,颈间乾坤圈反射太阳的金光,一身正气凌然。

“胡说!”她抬头仰望天空中人,“帝辛雄才大略,乃千古明君!”

终是战。



“他们都离开了寡人,寡人只有你一个了。”他看着这空荡荡的鹿台,眼神凉薄。

她婷婷袅袅的走了上来,手中捧着一物:“石矶娘娘让我来取大王心脏,有了这些,那失地便可失而复得!”

他笑了笑,从高台上走下,道:“好。能让美人开心,我做什么都愿意。”

她的手微微颤抖,终是拿不住那锥子。她哭着扑进他怀里:“若是没有大王,臣妾要这天下又有何用?”

最后她抬头,似是下了很大决心:“大王,臣妾有一事相告。”

他笑着看她:“美人不必忧心,寡人早就知道你是狐狸变的。寡人宁负天下,也不负你 ”

她愣了愣,虽是弯起唇角,眼中却有泪滑落。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