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战①

战pa

段子体

你:原女零临

内含祖/嘉







蒙特祖玛

烈日当空,天高云阔。

火舌舔舐着斜插在沙中的半卷残旗,遍地都是建筑物的残骸。

己方士兵与敌方士兵尸体杂七杂八的倒在地上。他们并非在最后一刻谅解了对方,而是厮杀着一同倒地,跳着死亡的舞曲,拼死拖着自己的敌手一同撞进死神怀抱。

一身战甲的女子立于高高的城墙上,碧绿长发散在身后。手中那把名为“羽蛇”的异形大剑剑尖直直戳在花岗岩的城楼上。

她开口,带着君临天下的霸气:“我说过。我一定会复兴印加的光耀。”

你笑了,眼前女子身影同记忆中那道不停努力的影子融合。

你轻声回答:“嗯。我一直都相信你。”说着,你展开手中旌旗,赤色旌旗飘扬在空中,上书“印加”二字。

她转身,将你拥进怀中:“可否愿意当印加王朝的第一位王妃?”

你抬眼,眉眼含笑:“君若如此,妾必永世相随。”



嘉德罗斯

金发的王者一身战袍立于军前,胯下战马被血腥气一激,正焦躁不安的打着响鼻。嘉德罗斯一扯缰绳,成功的让战马平静下来。

嘉德罗斯同对面执旗女子遥遥对视,手中长棍元力涌动,两军对峙,气氛一触即发。

你骑马披挂立于三军之前,面对对面传来的巨大威压怡然不惧。

雄壮的冲锋号角响彻平原,两军仿佛得到什么号令一般不约而同的发起冲锋。

黑发的执旗手冲在最前,同那金色的王碰撞在一起。同一刻,两军气势达到最高点。

本来,来到此处,你抱的就是和嘉德罗斯同归于尽的念头。——你没有想过要活下来。因为,抱着必死的信念同对手战斗,才是对对手的最高敬意。想必嘉德罗斯也是如此。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死在战斗中,或许才是对你们的尊敬。

评论 ( 5 )
热度 ( 66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