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心魔·肆

BGM:天魔策

cp:石毅×尊


若青铜巨钟般的声音将尊猛的震醒,意识由一片混沌步入清明。她这才讶然发现,这声音竟是她不经意时吟唱而出。

女子缓缓睁眼,银华从睁开的双眸中流淌而出,如有生命一般蔓延着,覆盖在深黑地面。

金焰突然升腾而起,顺着银华快速游走。焰尾飘摇逸散,金色却愈加盛烈。整片世界都燃烧起来,金光耀目极盛。

整片世界都在庆贺。

用燃烧的形式无声盛赞那位王者的苏醒。

尊以招魂幡作为支撑,缓缓直起身,脖颈微微转动,仿佛一个新生儿刚刚降世,或者猎食者观察猎物一般顾盼。瞳孔第一次染上颜色,那深黑映衬火焰,瑰美,盛烈,无与伦比。

尊伸出手,五指伸展又蜷缩。尊观察着自己的手,仿佛在窥探其中蕴含怎样的力量。

准帝。

尊得到这个结论。

围绕女人周身的金色悄然溢散,月白银华早已鸿飞冥冥,只余烧灼的焦黑的地面。

尊抬起脚,一步一步的向前迈去。

青铜巨钟震颤般的声音响彻云霄。

发出这声音的主人无声宣告:我醒了。

石毅微微阖眼。醒了……吗……对不起。没办法继续陪你走下去了。要好好活着……若他与她缘分未尽,他还会回来找她的。只是那时尊应该早就忘了他了罢。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男人躯体化为灰烬,纷纷扬扬飘落在仙域染着战火的土地。

灰烬忽然汇成一股,朝一个方向飞去。

那里的尽头只有一个黑袍女人。

尊心中只是平静。静的她快要疯了。

他死了?他居然死了?你怎么能死……

一直以来蠢蠢欲动的阴影终于爆发。

理智摇摇欲坠。

暗色的眸映衬血色,利爪破开皮肤生长,代替柔软五指。青黑鳞甲穿透肌肤,细细密密的覆盖在白色肌肤上,鳞片开合间淌下漆黑血液。

招阴幡上的布料从底端开始燃烧,化为汾扬灰烬。黑色金属遵从主人心意,长刀微微反光,光辉流淌,一层血色雾气萦绕在上。

刀锋所指,所见皆斩。

远处四人皆全心浸在战斗中,似是没有发现此处出现的变化。

以棋盘为喻,白子黑子交错混战。此时棋盘上却突然出现一枚燃烧着金焰的红色。

红色成了这整盘棋的变数。

尊将石昊狠狠甩到身后,直直砸进仙域。直疼的石昊呲牙咧嘴。但他如何要求尊对他温柔?






尊挥动手中长刀,此刻她心中只有一个字:斩!

斩不断的,就再斩!还斩不断,那就继续!

其他三名准帝皆与石昊战了许久,哪是全盛时期尊的对手。

纵然能抵挡一会儿,但此战最终的结果依旧是那摧枯拉朽般的胜利。

尊右手执旗,左手持刀。

尊不顾身上血污,高声道:“集结在圣旗下的怒吼——以汝等力量,助吾胜者之威!”

漆黑旗帜上溢出金色圣炎,长刀上翻卷起滚滚炽焰,携着无与伦比的威势斩尽敌手。

圣旗气势十足的惯在虚空,虚空中蔓延出无数如蛇骨般裂痕。尊举起手中长刀,上面还在向下滴落的鲜血象征着她如君王般的胜利之姿。不知消失多久的祭祀音再次环绕她周身,越发宏大。

她深吸一口气,吐气开声,音若洪钟:“吾为胜!”气贯长虹,那英勇之姿将永被铭刻史册。


——即使这个胜者很大水分。

石昊:……我在前面给你当肉盾你在后头补刀你也有资格说自己赢了……

尊:可是我看着你快不行了啊,要不我给你补一刀让你真的不行?

石昊:……我错了还不行……还不是你醒的太晚……(小声哔哔)

尊:……你再说一遍?我看你是真不想活了!

石昊:哎!姐!



尊盘坐在墓前,对着墓中人轻声道:“小哥哥。”

“小哥哥。我们赢啦。”轻柔活泼,似是在对那人撒娇一般。

“小哥哥,昊儿又走了。”

“呐……小哥哥。你在听吗?”尊自言自语着,她忽然猛地抬头,期待的看着这坟冢,“我知道,你一定在听……你从来都宠着我的……”

尊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位准帝低头,哭的像个孩子。

欺骗自己,很难。因为已经知道了那永恒的答案。

“看吧。”心魔看着她,微微歪头,“你知道你想要什么了吗?”

尊不答,只是哭。哭的撕心裂肺。

心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可惜。他已经死了。”

荒天帝归来,看见那万年如一日坐在石毅墓前的纤细背影。

尊如此,他难道不是?

他们真不愧是双生子,相似花。这种地方都如此相似。

尊的身体微微一震,似是从沉睡中醒来。

她合眼问:“回来了?”

“嗯。”荒天帝不知如何作答,只能发出这一个音节。

“成帝了?”尊继续询问。

“……嗯。”荒天帝依旧沉默。

尊睁眼,站起身遥遥同他对视:“你已不是那个石昊。”她的石昊,早已葬在下界石村。之后的,便不是石昊了。

荒天帝不予置否,反问道:“难道你还是你?”

“我是尊。”尊淡淡答道,“我一直都是我自己。反倒是你。那么容易被改变么……”

荒天帝看着他的姐姐,不知为何忽然有些迷惘。对啊。他还是他么?

“以前的你不是这幅模样。”尊依旧直视他,锐利的视线仿佛要将面前人解剖个清晰。

荒天帝幽幽叹息。

“你走吧。”尊不在看他。

荒天帝看着她的背影:“你不随我一起去么?”

尊毅然答道:“不去。”她与他缘还未尽。她要等他回来。

荒天帝似是无话可说,只是将三世铜棺为她拘来,供她沉睡。

“记着。我将去往上苍之上。有事找我。”即使荒天帝已同以往石昊不同,却依旧忍不住对尊唠唠叨叨。

“嗯。”尊答的心不在焉。


准帝进入棺中,等待那位有缘人有朝一日寻到她。



——END

可算写完了

以后大概会有个番外

评论 ( 3 )
热度 ( 4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