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心魔·叁

搭配bgm:天魔策

em我究竟何时才能写到虐的地方……







终是得偿所愿。

想要她因自己而意乱情迷——哪怕只有欢爱之时。

想要她那双澄澈眸瞳中的冷静因自己崩塌——哪怕用他们的未来为注。



魔生魔灭,仅此一瞬。

想看他那孤高冷绝,宛如谪仙之态皆因自己如冰尽融。

想看他那“重瞳本是帝王路,何须借助他人骨”的傲慢完全被折灭。






精致华贵的头饰被慢条斯理的取下,暗沉长发穿插于对方五指之间。石毅轻吻尊那一缕长发。

尊玉色指尖轻轻划过对方衣衫,如锋利的刃,将石毅红衣割裂,露出被华服包裹的,白皙的肌肤。

石毅似虔诚,又似颤抖的将尊衣物一件件褪下。

尊被他轻柔的动作痒的不住的笑,石毅手微微一顿,附身至尊的耳边轻吻:“笑什么?”

“好痒……”尊将胳臂缠绕至他的脖颈,轻轻柔柔的说着。吐息就像羽毛一般,轻轻柔柔的撩拨石毅肌肤,让他呼吸都重了几分。

女子见此态心中满足,微微起身,温软的温度相贴合。

石毅不禁伸手,托住尊头部,加深这个吻。动作温柔又带着些许强硬,近乎贪婪的掠夺着尊的吐息。

女人向来冷漠的眸第一次染上情欲的色泽,失态的从鼻腔哼出软糯声响,仿佛在对正肆意欺负她的人撒娇一般。

石毅正辗转舔舐着怀中人修长的脖颈,占有欲尽显。白皙的颈纤细脆弱,似是狠狠一捏就会断折——她在自己怀里。这个认知让石毅忍不住放轻动作,拥着人的双臂却是更加用力,仿佛要将她的骨血全部揉进自己身体,永不分离。

虽如此希望着,石毅却办不到。恐怕永远也办不到了吧。

舍不得。

淤积的黑暗情绪得不到满足,最终转化为无名的恨意翻腾在心口。石毅低头,狠狠咬在尊精致的锁骨上,留下一个仿佛深可见骨的痕迹。

尊莫名被咬,登时不爽。效仿石毅模样,撩开对方散在身后的长发,在后颈处啮咬。

尊的肉身之力何其强也,仅仅只是随口一咬便撕开对方肌肤,咬出了一个见血牙印。鲜血丝缕流淌,尊伸出鲜红舌尖,恨恨吮吸,将他淌下的血卷入口中,混合着唾液咽进食道,送进胃袋。

此举仿佛刺激了石毅,这场双方皆努力压抑的性事终于走向失控。

这么多年来对彼此的爱恨纠缠交错,不管是不给一丝回应的愤恨悲哀,亦或是心魔暗生的执念,还是来自身体的疼痛,都成了压垮理智的那根稻草。









燃宫

它为迎合主人喜好,每一处皆精雕细琢。

其间无数珍奇异草,主人却极喜那一池湛蓝灵荷。

这种灵荷平常能养活一两株就不错了,这里却有满满一池。足以看出主人之用心。

燃宫的主人喜欢这种沉静、光华内敛的色泽。大片蓝色挤在一起,乍一看就像蓝色的火焰一般。时不时有几条白蛟从水中跃出,带起满池灵荷摇曳,蔓延出片片蓝色涟漪。

这里的主人一定十分高傲。

她向来荣光万千,所过之处众神拜服,高举的漆黑旗帜带来碾压式的胜利。长刀血染,铁血杀伐,霸绝天下。

自从这位仙王结婚后就大变样。

整个人都温和了不少,不像先前那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也没那么傲了,看见除了她弟之外的,她看的上眼的人都点点头以示友好。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盘姓仙王爆料:某尊仙王都会做饭了!!!

但是当他爆料后的下午就有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仙王放话说要揍死他。苦苦等待好久后,最后只知道某盘姓仙王被人打上门狠狠扁了一顿。据某盘姓仙王的小辈透露自家老祖宗被打的鼻青脸肿,在床上躺了十好几年。

后来,后来那小辈如何我们就不知道了,好像是被勒令去闭关修炼不到真仙不许出来。

惨。点蜡。

看着手中轻薄纸张,尊的牙龈隐隐作痛。

不过结了个婚罢了……用得着这么……

“看什么呢?”身体被一个熟悉的温度拥在怀中,尊抬头,与那人视线相接。石毅眉眼间冷冽在对上她那一刻春暖花开。

尊仔细瞧了瞧让她爱极了的那副眉眼,然后笑着扬了扬手中纸张:“那帮老头子皮又痒了。”

石毅一笑置之。









面对尊的选择,石毅向来只能沉默。

他知道她的性格,知道她不会因他作出让步。

尊就是这么一个人啊。从来没人能改变她,即使对上重要的人也如此。她或许会温柔,但是隐藏在那温柔伪装下的,是不允许任何人违逆的傲慢偏执。

“你同意吗?”尊看着面前人,目光中流露出的坚毅无声的宣示了她的选择。

“我不同意就能让你改变你的选择了吗?”石毅苦笑。他从来就没比上石昊过。他向来不在乎其他,但唯有尊,只有她,让他想争一争。

女子叹息一声,无奈解释:“我不只是为了石昊。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若是她成为帝,不仅能帮上石昊的忙,她还有力量守护自己所爱。

石毅喉头滚动了几下,突然伸出手,搂紧怀中人,叹息一般道:“我陪你。”她想做什么,他便陪她去做。哪怕她要堕入地狱黄泉,他也欣然陪她前去。

君若执意如此,吾必永世相随。

“谢谢。”尊犹豫了一下,说出了此生第一句道谢的话。她生来傲慢,从未对人如此放低姿态。石毅还真是一次又一次破了她历史新高——关键是不停的破她历史新高的人还半点不自知。

好甜,好痛。

在凋零殆尽之前,就将我此生此世,全交付你手中吧。

石毅低头,覆上那人纤薄温度。







……啊。这该死的肉渣竟如此难炖……等我回头开车……

评论 ( 18 )
热度 ( 2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