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心魔·贰

搭配BGM:天魔策

因缘际会在一起的毅尊

(我想直接开虐×)

主cp毅尊,

副cp昊曦







尊看着身边那家伙白皙俊秀的侧脸,没有一点得偿所愿的美好感觉。

不仅没有,尊还很想死。

擦她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压抑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见到了石毅就控制不住了!

不过的确很暖和。

不仅仅是躯体上的。还有心里。

——那种流离失所很多年后忽然有了个可回去的地方的感觉。

伴随而来的还有惧怕。她无法想象自己如果再度失去石毅后会发生什么。

从未拥有温暖的人得到温暖的人都会无法控制的疯狂汲取温暖,而在失去温度后——将会更难以忍受那在骨髓中流淌的冰冷孤独。

尊将自己的躯体更加贴近他灼热的躯体。

何为爱?

深渊中两人互相依偎着取暖。

此为爱。





石毅在确定尊睡着后小心翼翼的睁眼,死死盯着女孩静谧的睡颜,仿佛只要一移开眼怀中人就会就会就此消失。

修道者即使不睡也没什么关系。

石毅苦笑着摇摇头,他还真是为了情爱而改变了许多。

也许闭一下眼也没关系?她就在怀里,不会逃走。

这么想着,石毅搂紧怀中玲珑躯体。

只有这温度才证明他依旧活在人世。

没有她,这世间还有什么意思。




天地中汾扬着细碎雪花,将大地上的一切污秽全遮掩在圣洁的白下方。

湖中盛开着无数湛蓝灵荷,花瓣边缘染着雪花的白洁。湖中有一小亭,亭角翘起,便如那鹰隼展开双翅,高踞于湖水之上。配上亭中人的剪影,倒也有几分禅意。

女孩儿坐在亭中,她身着一袭黑袍,袍上用金线勾勒出栩栩如生的龙形,乍一看就像真的一般。黑沉沉的长发半分光亮也无,被主人随手束起,散漫的披在身后。

其旁边有一小炉,炉上酒壶中酒正沸腾,翻滚出醉人酒香。

“怎么也不多穿件衣服,不怕冻着?”

来者步出绵密小雪,踏入这方寸之地。

石毅将手中红伞收束,抖落其上半化薄雪,将手中雪白狐裘展开,披至女孩身上,抵挡从四面八方侵袭来的寒意,掩住女子柔软如春山般的曲线。

“这不是还有你么。”尊眼中闪着狡黠的光。

石毅将伞随意的靠在炉边,将女孩拥在怀中,轻声道:“对。还有我呢。”所以你不必费心思,只要依靠着我就好了。

“嗯。”尊轻声应着,伸手想将炉上酒壶取下。

石毅先她一步将酒壶拿下,自然而然的伸出另一只手把尊的手包裹掌心。对上尊似笑非笑的目光,他也不羞,低头亲亲尊的额头,浅笑安然:“这种小事你不必动手,我来就好。”

尊噗呲的一声笑了出来,勾着他脖颈亲了一口道:“你都把我养废了。”

“什么?养肥了?”石毅一本正经的说着就要去摸尊的腰,“没有啊。要不我们检查一下?”

尊软肋被抓住,赶紧一脸讨好的告饶:“小哥哥我错了,别摸我腰……”尊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给石毅记了一笔,心道自己当初就不该告诉他自己痒痒肉在哪儿。

石毅一看尊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轻轻嗫咬人耳垂,在耳边轻声道:“尊儿又在记小本本?”

耳边呼出的热气勾的尊有些颤栗,石毅温和低沉的声音让她差点软了腰。

尊抬眼瞪了石毅一眼,那一眼当真风情无限,软着嗓子小小声的不服气:“小哥哥胡说……明明你也在记……”

“哥哥真在记?”石毅低低的笑起来,他最喜欢尊这幅软绵绵的,被人说中心事还要不服气的样子。每次都让他胸腔中那颗被坚冰包裹的心融成一汪春水。

“嗯!”尊认真点头,“哥哥就是在记!”她是被石毅娇惯许久了,越发孩子气。

亏石毅也愿意惯着她:“好。我就是在记。尊儿可满意了?”说真的,尊越发孩子气就意味着她对石毅依赖越发严重。石毅对于此景自然喜闻乐见。

“唔……”尊抓着石毅衣襟的手并不松开,她似是深思之后睁着透亮的眸盯着石毅,脸上还有红晕未退,“小哥哥不许记……”

石毅失笑:“既然尊儿不喜欢,那我自然不记。”话语中的宠溺真是任谁都听的出来。

尊这才满意,松开了把石毅衣服攥出皱褶的手。石毅也不甚在乎,轻轻拍打了两下便权当整理衣服。






石昊第一次不想看到他姐。

不仅如此,他还很想死。

石昊只感觉自己的道火蠢蠢欲动。

明明他也和云曦成亲了,还有了一个儿子。

却不如这俩还在谈恋爱的更像老夫老妻。老夫老妻就算了,为什么对象是石毅啊?

这什么世道!!!

尊押了一口茶浅笑:“昊儿,我们这次回来,是为了成亲一事。”

石昊满脸都是我好想去死:“我同意。”

女人纤薄的唇被主人猛地扯开一个狂傲的弧度:“你不同意我们也要结。”这女人第一次在她弟弟面前露出这幅霸气侧漏的模样。

石毅笑着点头附和,修长的胳膊紧紧箍着尊的腰。

石昊眼神死。

然后尊就去找他们爹妈了。

石昊一路远远跟着,怕尊把他爹妈外加个弟弟气疯。但尊没叫石毅过去,留下石毅和石昊大眼瞪小眼。

尊就这样一路来到秦怡宁家门口,走的那叫一个气势汹汹,不像是来报喜的,倒像是来踢馆的。

你看门口侍卫小哥那戒备的眼神。

尊深吸一口气,摆出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道:“这家人是石子陵和秦怡宁吧?”

侍卫小哥警惕回答:“的确……请问您有何事?”

“啊,那就太好了,我来找他们有事,请问您能为我们通报一声吗?”尊竭力展现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却不知她这幅样子在侍卫小哥眼里更加可疑。

带着个面具,一身不善的气息……

任谁都觉得太可疑了对吧!

尊:……为什么她回自己爹娘家还会有人拦啊喂!

要以前尊铁定转身走人,说不定还会拆个家玩玩,但是……为了石毅,她忍了!



左等右等等不到先前的侍卫小哥回来,尊觉得自己八成是等不了了。

这么想着的尊一脚踹开大门,惊掉了姗姗来迟的秦昊的下巴。这谁!???这么霸气?!!?居然敢在一位真仙的地盘撒野?!!!

他把长枪一抖,就要刺向尊。

尊面上的笑第一次崩了。飞起一脚就踹到许久未见的便宜弟弟头上。

秦昊被尊一脚踢飞,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还没等他懵逼完,尊就开口了:“怎么?连姐姐都认不出来了?你翅膀硬了,都敢对姐姐动手了?”

秦昊这才知道来者是谁。他心道我和你又不熟只见过几次面每次你都是为了石昊来和我撕逼我哪能认得出你来?

于是这位唯我独尊的女性仙王就一手扯着没什么感情的真仙弟弟的头发把他拖进正殿。沿途惊掉无数眼球。

最后尊把秦昊丢在正殿旁边,径直坐在一个座位上,开门见山的对闻讯赶来的……秦怡宁石子陵再加一个大魔神说明了来意:

“我要成亲了。”

秦怡宁被从天而降的巨大喜讯砸中差点喜极而泣:她闺女可算嫁出去了!!!

但下一刻尊就打破了她的幻想:“和石毅。”

秦怡宁……秦怡宁被雷的外焦里嫩,怀疑自己幻听了。

为什么她女儿会和石毅在一起???她记得……他们之间关系不是很好啊?尊那时候恨的恨不得将石毅剥皮抽筋炖了吃,怎么会……???

“咳。”尊轻咳一声,“我意已决。”

尊和石毅其实在来之前就决定了。

无论如何他们也要在一起。

——即使这是一段不被任何人所祝福的缘。

那也没关系。他们经历过太多,哪还会将别人目光放在眼里?换句话说,谁敢对两名仙王的共同决定不满?

不满的人恐怕只有一个下场吧。

“以不屈者鲜血染红仙王之器。”






尊平生第一次换上除了黑白之外的颜色。

明明是喜气洋洋的大红,却被尊穿出了血气冲天的煞气。

石毅也是一身红,只不过衬得他更加面若冠玉。

在场宾客都在祝福他们——只是口头上的罢了,其他人心里想的什么他们两个可不知晓。

尊是懒得,石毅是不屑。

有人甚至将主意打到了他们孩子身上——会不会也生个重瞳?

开启了他心通的尊默默翻了个白眼,修为越高,想留下子嗣便越困难。石昊有小石头时修为才只到至尊,而石毅和尊早已破仙为王,石昊当初有个孩子都如此困难,更别说石毅和尊了。

——并且听说为了生下小石头云曦怀了九年,石毅可不想让尊受这种苦处。

尊再次翻了个白眼,心道才刚成亲连床都没上你想这么远做什么……

石毅心道反正今晚就会上床,现在想也不算晚。

尊……尊内心的复杂简直难以言喻。她一面想生气……生不知道哪来的气,一面又控制不住的想笑。

小哥哥真是……虽然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但实际上……超,超可爱……

其他人只见尊未被盖头掩住的、染上赤色的唇微微勾着,仿佛能将人的魂儿给牵引去。

这位美人早已心有所属,当真可惜。

尊心道即使你们追我也追不到啊,这因一人而生的心魔岂是如此容易消失的?

石毅注意到尊的情态,微微一笑,将五指穿插进她的指间。附耳轻声询问:“怎的?”

尊踮起脚尖靠到他耳边轻声回答:“就是突然想笑。”

石毅笑笑,握着尊的手愈加紧了。他想用力,让尊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又不想因为力气过大让尊感到疼。

——讲真石毅这担心简直是白担心,如果尊感到痛是一定会掐回去的。

这一幕落在在场众人眼中,差点闪瞎众人的钛合金……呸,武道天眼。

石昊翻了个白眼,瞅了瞅秦昊头上被尊踹出来的包,决定自己还是不要随便吐槽的好。

——不然铁定和秦昊一般变成独角仙。





云曦的心思并不放在眼前的婚礼上,她偷眼看石昊。

——石昊心里的人从来不是她。这点她很明白。

如果不是火国公主进了异域,生死难明,她也不会成为石昊的妻。

看着尊和石毅,她并未如旁人一般对他们进行祝福。

心里好苦。

尊不过成个婚,便将仙域与她们交好者全叫来了。

其中不少真仙,甚至还有几名仙王。

当初她同石昊成婚,何曾如此……

尊不过成个婚,石昊便将她同小石头唤醒,一齐来此。即使……云曦明白,于情于理,她都该来。但为何要叫醒小石头?小石头即使不来也没什么吧。

原来……原来她在他心中地位……

云曦其实是明了的。

尊为石昊九死一生,无论是血缘关系还是尊为石昊做的一切都证明尊无论如何都是石昊心里第一列的。

所以尊要和石毅成婚,石昊无半分反对。

所以石昊会唤醒小石头和她,是担心尊如果要生孩子可以来询问。

所以……

所以她即使成了他的妻,为他诞下子嗣……她在他心中仍不是第一列。

云曦只感到疼,仿佛有一把刀子在她心口搅。

石昊并未亏待她半分,甚至还为她寻来可永葆青春的花,助她一世世的蜕变。




尊拥有一切,将她放在心尖尖的爱人;为她几乎将一切都安排好的弟弟;优秀的资质、极高的修为;让天地失色的容颜。

“呵。这一切岂是如此容易得到的。”

尊是拥有很多没错,但有一些东西她永远无法拥有。

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秦怡宁和石子陵带着石昊走了,只留尊。

他们也曾解释过,说实在无法带上尊。并且尊在那里也是安全的不是吗?

后来又有了个二弟。

据说是为了代替弟弟的替代品。

石毅是那时唯一的光。

但她又恨那光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整个撕碎吞进肚子。

然后就是……

石昊从补天阁中同她再认,几乎将一切的好东西都给了她,过去、宝术,甚至原始真解,毫无保留。

尊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出现了点意义。

所以在下界七域她才会为石昊分担绿铜锈诅咒,才会在出那三千道花时不惜自己性命同那几位大能血拼,才会为助石昊一臂之力闭生死关,于沉睡中证道。

种种因果,云曦何曾比得上。


——未完待续

一直都老心疼石昊了,想着要是有个人能在他脆弱时,需要帮助时上去帮帮他,愿意为他同别人战斗,将他放在心里护着就好了。
熊孩子我爱你×
我爱你但是我虐了我家女儿,所以我不是亲妈×

评论
热度 ( 2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