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秋往落雪尽,风歌雨雾花翩跹。
纵歌凭心行事路,但携一人阅红尘。

熔烬,取关随意。

微博@熔烬今个儿也很爱李白

@夏沫comi我cp,别在我面前碰她,我折你肋骨。我管你谁。

心魔·壹

搭配bgm:天魔策

cp:尊×石毅

双箭头,但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在一起的毅尊



仙王旧地

苍空一望无际,下方山脉气势磅礴的横在这片土地。许是因为过高的缘故,山顶处终年积雪。

天空虽广阔,却无一鸟盘旋。

只是由天和云,以及远处山脉构成这幅高远画面。

整座山自半山腰向上都被白雪所覆盖,与萦绕在那方的云雾凝结在一起。虚虚实实,相互缠绕。凹凸不平的山体造成的阴影为它增添了一分真实感。

山顶处有隐隐约约的光透出,似是有一建筑搭建在上。




此处说是仙王旧地,其实就是被仙王遗弃的仙家洞府罢了。

那些人绝对想不到,居然会有个奇葩为了隐蔽性高而藏在这种地方。

——并且这奇葩好像还嫌不够惹人瞩目一般把仙王洞府给改头换面,怕是把这处地方改到原来的主人都不认识了。

此建筑皆由不知名石料建成,通体呈灰褐色,边角反射微光,染着类似火焰外焰的,凄美的红。它被分为五部分,每一处皆回廊错落,雕栏画栋。

无论处于何方,这栋建筑都很有岁月的美感,让人不住赞叹这由无数工匠智慧凝练出的心血。




穿过飘着红叶的中庭,经过曲折回廊后便是正殿。

日头已见偏西,正殿光线逐渐阴暗,却并未掌灯。

——或者说主人懒得掌灯。

殿内最深处有一王座,一黑袍人端坐其上。

她看着窗外赤红渐沉,近乎透明的眸倒映着夕阳最后的光线。

暗沉的发凌乱散在王座,黑袍近乎与殿内黑暗融为一体。唯有那双眸自动发出些微的光,如琉璃珠般熠熠生辉。她面上覆盖一悲喜面,一眼弯弯,似盈着满满笑意;一眼微阖,恍然下一刻就会涌出泪来。

尊将视线从外收回,沉默的看着像融了一块墨般的正殿内。

“呐。看。只有你一个。好孤独啊。”纤细又乖巧的声音缠绕着王座上的人,似乎要将她勒成碎片。

“不是还有你么。”尊拂开缠绕在身的青烟,指尖道火燃起。殿内仍昏暗,却不似方才那副不可视物的漆黑。

那个声音没再说话,但扬起的青烟狠狠绞灭尊指尖的金色的举动也足以证明对方心中不满。

道火抖动着挣扎了两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被烟雾搅碎。

“心魔。”尊伸手抓住一缕看起来马上就要逸散在空气中的烟雾,调戏一般的在食指与拇指间捻了捻。

“喂!不要碰我头发!死流氓!”心魔化出与尊一般的模样,愤愤将尊手中发尾拽回。心魔白衣白发,风华万千。倒是黑袍的尊更彰显魔族气质。

尊无声的笑了笑。

心魔是很烦人,经常来吵她没错,但是如果没有心魔的话,这偌大宫殿也未免太过孤寂。

心魔看见尊笑便忍不住出声嘲讽:“笑的可真难看。”

“难看吗……?”尊表现出有些讶异的模样,拿手揉捏了两下脸颊,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不是……我今年才多少万岁?不到二十吧?难道我已经是个老婆子了?”

“你这个年纪早就是个老婆子了。”心魔翻翻眼皮,白了尊一眼。

尊见此情态心中好笑,心道:我是个老婆子难道你不是?表面还是一副顾影自怜的模样,仿佛在叹息自己年轻不在、大好年华白白浪费在修炼上一般。

心魔和尊都明晓,她们并不年老。在仙王中算是年轻人。

或许是因为和石昊是姐弟沾了他光的缘故,尊的天资极高。但两人差别甚大。

石昊想证道,想成帝,想守护故乡。

尊则是一边念叨着人间不值得好孤独好累完全不想修炼一边妄图剖腹自刎最后因为怕疼放弃。

这么看来尊还真是史上最怂重瞳者。往历史前看,重瞳皆成王成圣。哪怕最不济的也道心稳定天天向上,整天寻思怎么让自己修为更进一步。

哪有成天想着怎么自杀才优雅,怎么自杀才不疼的?

“没前途。”这是心魔当时嘲讽尊的原话。

尊只记得当时自己反唇相讥说:你这么厉害你来啊?我去死得了。

心魔翻翻白眼回答尊:我只是你的心魔又不是你的半身!即使你愿意给我身体我也用不了啊。

尊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沉默。她自己也说不清是庆幸还是不满。或许两者都有。




尊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放松般的仰倒至椅背。

“你那么快就累了?”心魔凑到尊的面前,吐息几乎喷吐至尊的面上。

“那要玩个游戏吗?”即使尊不理心魔,心魔也能说的兴致勃勃。她牵拉住尊的一缕发,调皮的缠绕青烟化为的指尖。

“玩什么?”尊敛了神色,阖了眉眼养神。

“我们来打个赌吧!看看石毅会不会来找你!”

尊睁开眼,用近乎呻吟般的声音慢慢悠悠打击心魔:“他来不来找我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你说谎。”心魔忽然安静下来,将手背在身后。她微微歪着头看另一个与她近乎一样的人,声音难得温和,“你要是真不在乎,我也不会出现。”

“你的出现是因为我的孤独。”尊看着心魔,一字一顿,“是因为·我·的·孤·独。”

“你在骗你自己。”心魔看着本体,眼中情绪怜悯又无奈。

你无法救一个执意骗自己的人。

除非无可比拟的外物强迫着,将现实摆放在她面前。

曾遇一人,风姿韶华,冠绝天下。

那一眼后,他便为我心头朱砂,再无一人可替代。

缘已至此。

强求不来。






仙域某一仙王闭关地

天际线远远延伸,与地平线交融汇聚。

丝缕淡色的云交映其中。

一只鹰隼破开层云,直袭向群山中央。

男子似有所感,突然睁眼。不过半秒,然而时间仿佛被拉长了,甚至都能看见他眼角被牵连而出的金线。眼中瞳孔一瞬便化开,在其中缓慢旋转。瞳眸中事物幻灭,再度构建。重瞳合一,那景象也逐渐消失。

他长起身,只听得一声尖啸,鹰隼收敛翅翼,直直向下坠落。在接近男子时张开翼,空气鼓满羽翼,以达到缓冲的效果。张开的翅拍打两下,稳稳停在石毅肩头。

石毅拿指尖轻轻抚弄肩上鸟儿翎羽,心中有隐隐期待。

是她吗?除了她,还会有谁给自己写信。

从心底涌出的情绪难以用语言描述,石毅微不可查的轻叹一口气。

这么多年,她就从未同他有过联系。

石毅……石毅也想主动,可尊把自己藏的太深,哦,也许不深,但仙域太大,石毅就没找到过。

“呵。看。果然是我赢了。”石毅努力使自己忽略脑内声音,却不受控制的听了下去。

那些话语就像尖锐的针,细细密密的刺在心上,不将整颗心脏戳的千疮百孔便绝不放松。但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声音——心魔所说皆为事实。

“这具身体和她都是我的了。”那个声音没得到石毅的回答,越加得寸进尺。

“她和这具身体都会是我的。”石毅如此回答——即使自己都不确定第一个是否实现。经过那么多次失败,绕是重瞳者也开始对自己不自信。






尊与石昊站在一起,双生子的容颜无尽的相似。

其实尊和石昊长的并不相似,一个容颜绝艳,气质如水多变;一个样貌清秀,不染凡尘似谪仙。

石昊冠绝天下,如王卫冕。如果有人要挑衅他的威严,那便是上位者的威压。

尊的霸气是透明的,当她真正成长,她独有的霸气便如空气般充斥在任何一个地方,凶狠的、全方位的压迫。

只是尊化了妆。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啊。

尊没有模仿他人的爱好,也并不崇拜石昊。

大概只是想混淆那人视线吧。

明明那人有重瞳,对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一眼便能看破她的伪装,将她的一切尽收眼底。对于这一点,同样拥有重瞳、最了解对方的尊再明白不过。

只是骗自己罢了。

心魔——非毒叹息。

如若不是爱的太深,怕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怎会用如此拙劣的方法混淆他视听?

若非爱的不够深而不甘心放手,这心魔——换而言之就是非毒,她怎么会被分离、成为依附于本体的心魔?

若是不爱,她怎会想一死百了?

不敢接受他对她的感情。怕只是个梦。怕他会再一次离她而去。

所以啊。只要能远远看着,她就满足了。

其实早就无可自拔了。

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尊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

石毅啊石毅……你果然……是,“劫”。独属我一人的,“劫”。

石昊再说什么她并未认真听。

石昊说,他要找回火灵儿,追逐柳神身影——成帝。

尊叹息,成帝岂是如此容易的。

——也许尊和石昊都会成为仙途上的白骨。活着时光芒万丈,死了却没个人为他们悲伤。仅仅留下一段谈资供身后人杂舌相探,拿来与其他人相比。

还真悲哀。

尊还好,她对一切都不甚在乎。修为高低看自己天资,生死由命在天。她唯一担心的人便是石昊。

他定称帝,独断万古。

那样应该会很孤独吧?石昊小时候是个爱哭鬼,到了那个时候,大概会哭吧?会哭的涕泪交加,很难看吧?

会很痛苦吧?甚至痛苦到哭都哭不出来的地步。

那她是否该为石昊而努力一下、起码……能助他一臂之力。





那座雕像高踞于山巅。

一座女子塑像,不知何时出现,不知何人雕刻。

有人说曾有一仙王,因心爱之人逝去而无比悲伤,所以刻了这雕像。

有人说这是一法宝,经历无数年洗礼早已失去锋芒。

有人说——

不论如何说,都只是空谈罢了。

当你真正看到那雕像时就会知道那些传说均为谣传。

那雕像,无论从何方观看都完美的挑不出一丝瑕疵。

谁能雕的出这种东西?

也决计不是生者。

完美无缺其实是个不太好的词,因为活着的东西多少都会有瑕疵。

谁都不例外。



雕像,醒了。

首先感到她醒了的是空气,充斥在空气中的元素忽然暴动,化为乱流。

电气纵横,水汽化为蒙蒙薄雾接引电光。

雕像周身发出,如山岳内部爆炸一般沉闷的声响。

她,睁眼了。

透明眸子中两个瞳仁旋转,道道金芒从中流出。她眼角燃起金焰——此为战火。焰尾消散于空气中,碰到它的一切都剧烈燃烧起来。

女人手中出现一把招魂幡,她遥遥看了天际一眼,仿佛跨过岁月长河,与谁对视。

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由于情绪剧烈波动,面上甚至都出现一抹薄薄的红,瞳孔似乎有一瞬间化为重瞳。

他道:“你醒了。”

她缓缓点头:“多谢你,首先来此庆贺我的苏醒。”她仰首,轻声吟唱:“赞颂吾王的苏醒,毁灭即为新生。”说着,她笑了笑,“这是我很多年前从一本书上看到的,不知道那个老贼有没有填坑。”

“应该填了吧。”男子也笑笑,将女孩儿娇软的身体抱在怀里。

女人愣了愣,伸出的手顿了顿,不受控制的将手放到他的背上。



吾等得偿所愿。




——未完待续

我知道emmm我知道缺少一千+的车em
等我写个后续……

评论 ( 61 )
热度 ( 2 )

© 熔烬 | Powered by LOFTER